中国将再次改写全球发展格局

中国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将迎来十周年。“一带一路”倡议推出十年后,一个截然不同的中国重新出现在世界舞台上。随着全球发展倡议和全球安全倡议的提出,中国似乎有意重塑自己作为国际发展合作伙伴的角色。这些努力的结果不仅仅关乎基础设施,它们还可能改变全球发展本身。

“一带一路”倡议仍然难以量化,部分原因在于它代表着“走出去”战略的一个延续。简而言之,它关乎为中国积累的外汇储备找到投资目的地,同时为中国庞大的建筑业寻找新项目和海外市场。在实践中,这意味着比2013年中国正式推出“一带一路”倡议更早的一些计划后来也被归为其中。

image.png

“一带一路”倡议保留了最初对市场和供应链的战略关注,但作为一项独特的倡议,它的出现也被视为一个机会,以使中国在未来能够成为全球经济的中心。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明确地把中国定位为一个新兴的全球大国。

这个计划包括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使得中国作为经由中亚的欧亚陆路贸易和东南亚海上贸易中心的历史角色焕发新生。象征性地把中国当下的经济实力与其早些时候作为政治中心的地位重新统一起来显然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

尽管如此,“一带一路”倡议很快就以通过中国政策性银行的大量贷款来提供硬性基础设施而闻名。例如,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欧洲之间开通了数十条铁路货运路线。它还提供了许多经济特区、相互连通的公路和数千公里的海底电缆。其中包括中巴经济走廊等跨境多式联运倡议,以及像印尼的雅加达一万隆高速铁路等引入注目的基建项目。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改变了全球南方的基建面貌。

有迹象表明,中国拥有更广泛的雄心,并可能影响到全球发展的结构。

2021年9月,中国提出了全球发展倡议,随后对这一概念进行了阐述。与“一带一路”倡议明确以中国为中心的特点不同,全球发展倡议强调与联合国密切合作。中国还召开了以“构建新时代全球发展伙伴关系,携手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为主题的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

这种以联合国为中心的运作方式同时涵盖多个基准。全球发展倡议与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存在重叠,将其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所阐述的多边发展基准联系起来,也是利用了这样一个事实,即联合国受到全球南方国家欢迎,同时也是不完全受美国控制的真正的全球性多边机构之一。而这也能够让中国在联合国内部扩大自身影响力。

全球发展倡议与2022年宣布的“全球安全倡议”是孪生姐妹,后者的重点是促进全球南方国家之间的合作,强调人类是“不可分割的安全共同体”。对南南合作的强调似乎是为了对抗全球北方国家在保障全球安全方而发挥的主导作用。

全球发展倡议承诺中国将在八个领域与全球南方国家进行合作:减贫、粮食安全、抗疫和疫苗、发展筹资、气候变化和绿色发展、工业化、数字经济、互联互通。中国还列举了这一新倡议的32项举措的成果清单,其中包括成立一个全球减贫与发展伙伴联盟,以及促进南南合作共享发展知识。它还计划在南亚、东南亚、非洲和大洋洲开展50个具体的试点项目,其中大部分由中国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和联合国各机构共同实施。

“一带一路”倡议从来都不仅仅关乎基础设施。更确切地说,成为“一带一路”标志的桥梁、道路和港口都属于设施联通,这只是构成“一带一路”的所谓“五通”中的一个。其他“四通”包括政策沟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诸如“数字丝绸之路”和“健康丝绸之路”等概念的提出也表明,中国提供物理疆界和数字互联互通的目的是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强协调,这将使中国在制定新规范方面处于有利地位。

全球发展倡议则是更明确延续了这一举措。通过将全球发展倡议和全球安全倡议定位为促进联合国发展目标的倡议,中国创造了一个使其能够与全球南方国家的受众接触,在发展和技术标准方而发挥领导作用的环境。

除了与全球南方加强协调的目标之外,中国已经在挑战两方作为标准制定者的地位。“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全球发展倡议和全球安、全倡议的肩动表明,在美中竞争的地缘政治似乎渗入全球政治的方方面面时,这场斗争的影响可能是深远的。在这里,它们的意义也将不仅仅是基础设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