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锡悦访美争议不断,实质收获多少?

当地时间4月26日晚,韩美首脑会谈结束后,韩国总统尹锡悦偕夫人出席了在白宫举行的晚宴。席间,尹锡悦说起其学生时代最喜欢的美国歌曲《美国派》,并在众人邀请下“激情”献唱,引起现场阵阵欢呼和掌声。

只不过,当演唱视频传回国内,却引发民众不满。有韩国网民斥此为“国耻”,讽刺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选的是艺人,而不是总统”。亦有人提到,“早前有报道称他为打动美国的心苦练英文,熬夜学英语就学的这?”

韩国总统上一次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还是12年前,尹锡悦也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第二位访美的外国元首。然而,这次访问难让国民满意。韩国舆论担忧,尹锡悦这种对美国“一边倒”外交将让半岛局势危机四伏,韩国可能成为“美国攻击别国的子弹”。

韩国《东亚日报》称,尹锡悦外交站上“新冷战的试验台”。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痛斥道,尹锡悦对美国搞不顾韩国利益的“倾囊相助外交”,“在激烈的外交战中,不能维护国家利益的外交没有立足之地”。

辽宁大学美国与东亚研究院院长吕超向《凤凰周刊》评价称,尹锡悦访美之行话题不断、热闹非凡,但实质意义不大,没能达到最终目的。“尹锡悦在美国信口开河.回国后将面临一个更加为难的内政外交,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可能继续加剧。”

访美前有过涉华唐突发言

早在出访前,尹锡悦有关台湾问题的唐突发言,就引发中韩两国的外交冲突。

4月18日,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将台湾问题和朝鲜问题相提并论,还称“台湾问题就像朝鲜问题一样可以被视为全球性问题”。此言一出,立刻成为舆论焦点。中韩两国围绕台湾问题展开“论战”:各自发表声明,互相召见大使。

4月2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对事件本质进行阐述称:“朝鲜半岛问题和台湾问题全然不同。朝鲜和韩国都是已经加入联合国的主权国家,朝鲜半岛问题和台湾问题的性质、经纬全然不同,根本不具可比性。”4月21日,中国外交部长秦刚出席“中国式现代化与世界”蓝厅论坛开幕式时直言:“台湾问题是中方核心利益中的核心,在台湾问题上玩火者必自焚。”

相比之下,韩国总统府的回应显得苍白无力:“韩朝之间最大的热点议题‘朝核’已成为全球性安全问题。同样,最近国际社会对中国在台湾周围举行的军事演习纷纷表示忧虑和关注,可见台湾问题已成为全球性话题,尹总统只是提到这一事实而已,韩方并没有对一个中国原则提出不同意见。”

image.png

这场激烈口水战发展到互相召见大使的地步。4月20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孙卫东向韩国驻华大使郑在浩提出严正交涉,明确表态称:“尹锡悦的言论完全不可接受,中方表示严重关切和强烈不满。”同一日,韩国外交部副部长张虎镇也召见中国驻韩大使邢海明,他不仅为尹锡悦的言论进行狡辩,还声称中方的反驳属于“外交失礼”。

尹锡悦的发言在国内引起担忧。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批评道:“总统直接提及台海问题,这显然会引起中国的反对,会导致令人难以承受的外交恶果。”他还提醒:“应贯彻韩国不介入台湾问题的原则,将其排除在共同声明的讨论对象范围之外。”韩国网友更是不解称:“韩国有什么能力插手台湾问题?”“为何要对别国内政耍嘴皮子”。

韩国《朝鲜日报》4月28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尹锡悦的民众支持率仅有30%,较上、周下滑1个百分点,而负面评价高达63%。“外交表现”“经济民生”“对日关系”“失言”成为韩国民众做出负面评价的主因。

一片担忧和批评声中,只有美国官员“跳出来”力挺尹锡悦。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韦丹特·帕特尔说:“美国将继续与包括韩国在内的盟友合作,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

4月26日,美韩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再次染指台海问题和南海问题。两人重申维护台海地区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声称“强烈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印太地区现状的企图,包括非法海洋主张、填海造岛军事化和胁迫性活动”。此外,两人还提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声称要维护包括南海和其他海域的“商业、航行和飞行自由”。但美国并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

对此,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刘劲松4月27日晚约见韩国驻华使馆公使姜相旭,就美韩联合声明涉华错误表述提出严肃交涉,表达强烈不满,强调中方在台湾等问题上的严正立场,敦促韩方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

“美韩在台湾问题上已逐步趋于一致。”吕超评价说,尹锡悦访美前之所以提及台海问题,正是向美国递上“投名状”,借此获得后者的支持。他直言,中韩建交30年来,历届韩国领导人在台海问题上从没有过如此具有挑衅性、触碰底线的说法。“尹锡悦就台海问题的谈话已超出中韩关系的基本准则,触碰了中国对台海问题的底线。我们要关注接下来韩国会有怎样的实际行动。如果有实际行动,中韩关系或将出现严重倒退。”

苦练英文大谈长津湖战役

舆论尚未平息,尹锡悦和夫人金建希于4月24日搭乘总统专机“空军一号”飞抵美国华盛顿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开启为期7天的访美行程。自2022年5月正式就任韩国总统后,尹锡悦与拜登政府互动密切。在他就任总统后不久,拜登曾到访韩国。

双方欲借此访纪念两国正式确立军事同盟关系70周年。尹锡悦启程当天,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不忘夸赞他是“首个公布印太战略、首位出席北约峰会的韩国总统”“在拜登总统长期关注的改善韩日关系方面表现出决心和勇气”“帮助促进美韩日更强大的三边关系”。

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特意邀请美籍韩裔厨师爱德华·李来负责月26日的晚宴,食材包括蟹饼、牛小排、香蕉片,据悉是将美式与韩式风味交织,以“寻求完美平衡”。

晚宴结束时,来自百老汇的音乐剧演员们为现场嘉宾献唱。他们最后增加了美国知名民谣摇滚歌手唐·麦克莱恩(Don McLean)的经典作品《美国派》(American Pie)。这首歌被誉为记录了美国1960年代过往的一首“史诗作品”,包含了一整个时代美国人的所思所想。

其间,拜登把号称是卡拉OK爱好者的尹锡悦拉上舞台,对他说:“我们知道这是你最喜欢的歌曲之一。”尹锡悦答道,他从上学时就一直喜欢这首1971年发行的歌曲。这时场下来宾们开始起哄,让他现场秀上一段。

接着,尹锡悦在无伴奏的环境下清唱出了这首歌的前几句。拜登惊讶表示:“我真不知道你会唱歌。”他告诉尹锡悦,麦克莱恩无法来到白宫,但送了一把签名的吉他。拜登将它赠送给尹锡悦。

互赠礼物环节,尹锡悦夫妇向拜登夫妇赠送了月形白瓷罐、韩国传统女性发饰“簇头里”和银壶;拜登夫妇向尹锡悦夫妇赠送了小木桌、花瓶和项链。另外,吉尔·拜登特意赠送了一条镶嵌三块蓝宝石的项链给金建希,拜登则为喜欢棒球的尹锡悦准备了职棒选手用过的棒球棒、手套等棒球用品。

在与拜登会晤前,尹锡悦访美的第一场正式活动是会见奈飞( Netflix)共同首席执行官泰德·萨兰多斯。萨兰多斯宣布,奈飞将在未来四年内投资25亿美元用于制作韩国电视剧、电影和真人秀节目。25亿美元相当于该公司2016年至2022年对韩投资总额的两倍。

奈飞的参与被认为改变了近年来缺少创新、近乎僵化和套路化的韩剧创作模式,给韩国带来了新鲜的创作资源和全球性的推广机会。例如在多个地区斩获收视率第一的现象级作品《鱿鱼游戏》,以及由著名女星宋慧乔主演的电视剧《黑暗荣耀》等。

此外,尹锡悦造访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戈达德航天中心,其间强调“韩美将推进航天领域合作”。他还会见了特斯拉首席执行长埃隆·马斯克,双方讨论了在韩投资事宜。据悉,尹锡悦祭出税收优惠,呼吁马斯克在韩国建造特斯拉超级工厂。

尹锡悦此行最重视的行程之一,是4月27日在美国国会发表了约30分钟的英文演讲。为了在演讲中“打动美国的心”,尹锡悦可谓“操碎了”。据韩媒披露,他自4月21日起就没有外部公开活动,而是集中精力做准备。消息人士称,他对演讲内容“一一审视”,连日来“对演讲稿进行练习,并思考到深夜”。

当天,尹锡悦戴着紫色领带,站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的演讲台上。这是韩国总统时隔十年再次登上美国国会讲台。他以“自由的同盟、行动的同盟”为题,赞扬了韩美之间的“协同作用”,誓言将与美国一道捍卫自由和民主,并主张加快韩美日三边安全合作,“以应对日益增加的朝鲜核威胁”。他还高度评价韩美同盟,称这一同盟代表着正义、和平与繁荣。

演讲中没直接言及俄罗斯,但尹锡悦重申了对乌克兰的支持,称韩国“将与自由世界合作,维护乌克兰国民的自由,积极帮助乌克兰人重建家园”。

不过,尹锡悦在演讲中歪曲历史,妄称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奇迹般地突破了12万中国军队的围攻”,再度引发中国强烈不满。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对此驳斥说:根据中方战史记载,此役共歼敌3.6万人,其中美军2.4万人,包括全歼美军一个整团,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也在混乱中翻车身亡。美国时任国务卿艾奇逊称之为“美国历史上路程最长的败退”。

毛宁表示,长津湖战役的历史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世人,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支军队,只要站在历史发展潮流的对立面,恃强凌弱、倒行逆施、扩张侵略,必将碰得头破血流。希望有关国家多做有利于世界和平和发展的事情,不要重蹈覆辙。

《华盛顿宣言》如同“遮羞布”?

此行的重头戏是韩美首脑会谈。4月26日,尹锡悦和拜登先在白宫举行了长达47分钟的小范围首脑会谈。之后,双方进入大范围会谈。

会谈结束后,韩美领导人发表了以创建“核协商小组”(NCG)为主题框架的《华盛顿宣言》,其中写入加强针对朝鲜延伸威慑的具体内容,提升美国对韩提供“核保护伞”的实效。

根据白宫网站公布的具体内容,两国承诺就“核威慑问题”进行更深入的合作决策,包括就朝核问题加强对话和信息共享。两国领导人宣布成立新的“核协商小组”,以加强延伸威慑,讨论核战略规划,并应对朝核问题。

美国同意定期向韩国部署美国核潜艇,并让韩国与其进行核规划。作为回报,韩国同意不发展核武器计划。拜登直言,“《华盛顿宣言》将加强美韩合作”;尹锡悦则称,“韩国国民对朝核的忧虑有望大大缓解。”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局长金秀美认为,这次协议很大程度上是修辞性的,有如“遮羞布”,旨在让韩国不要寻求获取核武器。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金杜妍则持乐观看法称,“这对韩国而言是一大胜利”,“能向国内选民展现出韩国的忧虑有受到美国的重视”。

吕超认为,《华盛顿宣言》对韩国国内的宣传意义更大。“最近,韩国国内要求拥核的舆论愈发强烈,但舆论未必能成为政策依据。这样的舆论更多是针对朝鲜的宣传策略。”

朝鲜官媒朝中社4月30日通过专家评论的方式,批评美国和韩国最近所达成加强在朝鲜半岛部署战略资产的协议使得紧张局势升级到“核战争的边缘”。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也警告称,这将导致“更严重的危险”。在提到《华盛顿宣言》时,她直言:“敌人越是疯狂热衷于核战争演习,越是在朝鲜半岛部署更多核战略资产,朝鲜行使的自卫权将与之成正比。”

值得注意的是,尹锡悦访美前曾暗示,要对乌克兰进行军事资助,但在首脑会谈上并没提及相关事宜。

4月18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尹锡悦一度松口称:“若出现针对平民的大规模攻击,或是国际社会根本无法容忍的大屠杀等严重违反战争法的行为,可能难以坚持只停留在(对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或财政援助。”路透社认为,这是尹锡悦的首次松口,标志着韩国对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一事“打开了大门”。

image.png

随后,韩国国防部急忙表态称,“未收到有关研究对乌军援事宜的指示”,并强调,韩政府不向乌方提供杀伤性武器的方针毫无变化。在吕超看来,尹锡悦的发言除了得到美国的赞赏,对自身没有任何好处。“不仅会对韩国和俄罗斯未来的经济合作造成影响,还可能遭到俄方的强烈批判。”

韩国被认为是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的最大赢家之一,该国2022年的武器出口额暴增140%,达到创纪录的173亿美元,其中价值高达124亿美元的坦克、榴弹炮、战机和多管火箭炮卖给了波兰。去年11月,韩国更是首次通过韩美一项机密军售协议,出售的炮弹最终提供给了乌军。

“韩国将沦为美国的棋子”

相比前述双方种种热情表态,芯片贸易战谈判是韩美首脑会谈的棘手难题。尹锡悦出访前,美国在经济领域刚刚给了韩国一个“下马威”。

美国政府4月17日发布《通胀削减法案》细则,公布了可获得补贴的电动汽车名单,销量靠前的韩系车“全军覆没”。在16款可获得补贴的电动汽车车型中,没有一个车型来自韩企。此次补贴名单中的获益者均为美国本土汽车厂商。

祸不单行,美国科技企业4月23日针对韩国三星电子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终审判决出炉。美国得克萨斯州马歇尔市陪审团近日裁定,三星电子用于高性能计算的“内存模块”故意侵犯了美国计算机存储公司Netlist所拥有的5项专利,三星电子被罚3.03亿美元。另外,美国还要求韩方敦促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如果中国禁止美国存储芯片制造商美光在华销售,不得填补美光留下的市场缺口。

如此背景下,尹锡悦带了一支由122名韩国商界巨头组成的豪华经贸代表团,想在美国推广经济外交。其中包括三星集团及三星电子会长李在镕、SK集团会长崔泰源、现代汽车会长郑义宣、LG集团会长具光谟、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以及六个经济组织的成员等。最终,韩美两国签署了50份合作谅解备忘录。

对此,韩国总统府第一时间吹嘘起尹锡悦的访美成果,宣称其“在美国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就为韩国拉来了44亿美元的投资”。

吕超笑言,这还不及美国当年提出的天价“保护费”——2019年,时任总统特朗普一度狮子大开口,要求韩国分摊高达50亿美元的军费,引发韩国民众不满。按照2021年3月宣布的军费上调措施,韩国向美国驻韩部队提供的军费支持将从2019年的1.038万亿韩元(约合9.24亿美元)增加至1.18万亿韩元(约合10.3亿美元)。

涉及美国《通胀削减法案》和《芯片和科学法案》的具体解法,韩国总统室经济首秘崔相穆仅是回应称,“韩美领导人已就此表明了明确方针。由于上述法案是美方促进本国投资、巩固供应链的一项产业政策,若要美方采取例外措施降低韩企负担,两国须就细节问题展开技术性磋商。两国领导人已商定争取让上述法案朝着降低韩企负担和不确定性的方向实施。”

《韩民族日报》评论说,美国仍在推进上述法案,试图在高科技领域进一步孤立中国,“此举将不可避免地伤害到韩国”,而尹锡悦与拜登的会面“似乎不太可能为韩国赢得特别豁免”。

吕超表示,美国在筹建排华的“芯片四方联盟”中一直逼迫韩国选边站队,要求后者切断高科技贸易领域的对华产业链和供应链,但这对韩国的影响将是致命的。“韩国属于外贸依赖型经济体制,对华贸易出现逆差将会带来灾难性后果。面对生死攸关的选择,三星等韩企应该不会完全追随尹锡悦政府投靠美国的路线。”

“结盟是有利于两个合作伙伴的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的一种手段,但它本身不能成为目的。”《韩民族日报》在社论中指出,对美表达真实的诉求和抗议是必要的,否则韩国将沦为美国全球战略的棋子。“我们希望现任政府不要被‘加强韩美同盟’的花言巧语所左右,为了博美国的欢心而牺牲韩国的国家利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