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霸凌与离间的亲子关系:豫章书院停办

2017年12月7日,距离报案一个月后,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决定对前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以下简称“豫章书院”)学生罗新被非法拘禁一案正式立案侦查。而此时,在舆论场沦为众矢之的的“戒网瘾学校”豫章书院也已经停办,学生全部被分流。

2017年11月3日下午,名为“豫章集中营揭发群”的微信群里,一个学生晒出南昌市青山湖区教育科学体育局关于同意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终止办学的修复文件。文件中提到,豫章书院被当地助管部门注销办学资格,并责令其在一个月内妥善安置在校学生和老师。

“豫章书院停办了!”群里沸腾了。各类表情包攻占了屏幕,这是专属于“90后”的表达方式,网络是他们的战场。2017年10月26日,根据朋友的真实经历,网友“温柔”发表题为《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的文章,将豫章书院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随着网络上对于豫章书院的关注持续走高,越来越多的豫章书院毕业生集结在这个名为“豫章集中营揭发群”的微信群中,在群中交流分享自身经历,甚至主动与媒体联系,提供信息。

这个消息,让这群努力了半个多月的年轻人备受鼓舞。曾之博也是其中一员。2016年9月从豫章书院离开后,2017年9月,曾之博开始在大连本地一所中专学校继续未完成的学业。尽管他一直寄希望于发帖曝光书院的真实情况,但无一例外石沉大海。

曾之博很激动,迫不及待的向身边人分享他的喜悦。然而欣喜并没有持续多久,群内有人提出了质疑;“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豫章书院前身)也曾被吊销资质,但随后重新以“豫章书院”的名义继续开办学校,这次,会不会是故技重施?”

近年来,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长时间、习惯性地沉浸在网络中,对互联网产生强烈的依赖的人,即有“网瘾”,是一种病。由此,各式各样的“戒网瘾”机构也先后出现。仅2009年,内地戒网瘾机构已达到300余家,分享数十亿元的市场。有专家认为,2014年,中国大概有1600万人有不同程度的“网瘾”,有400万人属于“深度网瘾”。越来越多的机构涌入其中,分享这一巨大的利益“蛋糕”。

只是无论书院是否关闭,学生们都清楚地明白自己的人生无法退回进入书院铁门前的那一刻。少数如同曾之博,选择将经历公之于众。更多的人,选择重新回归正轨,将这段经历永远埋藏在心底。然而无论如何选择,这段回不去的人生里,亲子关系的破裂和人际信任感的瓦解是他们共同的隐痛。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