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伽公寓风波:租客、房东两难困境

   金年七夕,中国情人节,被陈胜称为“史上最悲哀的情人节”。整个晚上,他都很焦躁,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手指不断刷群刷微博。这天傍晚,陈胜手机里收到一条坏消息:南京乐伽公寓爆雷了!他的心猛地一沉,最坏的结果终于来了。

   8月7日,乐伽公寓通过微博发出公告:公司因经营不善,无力履行合同,无法偿还客户欠款,目前已经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

   公告发布不到1个小时,房东给陈胜发来微信:乐伽已破产了,咱们不用再等了,你们赶紧搬,不搬走的话,我准备来断水断电了。

   乐伽公寓爆雷早有危象,此前两安、成都、苏州、合肥等地都出现了乐伽公寓拖欠房东房租的现象。7月中旬,大批租客、房东赶到南京乐伽总部讨要说法,苦苦支撑残局半月不到,乐伽终于气力不支,正式宣告停止经营。

   在杭州,像陈胜这样的乐伽公寓受害者已有7000多人,乐伽公寓总部所在的南京市据称有超过1万的租客和房东,还不包括西安、成都、苏州和重庆等城市。按乐伽公寓运营方公开的数据,爆雷受害者全国保守估计在六七万人左右。其中,受害租客大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农民工、异乡求职者和公司的小职员。资金链断裂

   南京乐伽公寓公告中还写着:“凡房东、虏客自愿达成和解协议的,我司无条件予以认可,无须再通知,原租赁合同即时终止作废,不再履行。房东、房客无法达成和解的,可依法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追究我司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我司尊重并执行一切决定。”

   乐伽公告发出不久,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管局接踵发布通告,确认乐伽经营不善倒闭的事实,同时表示针对南京地区的受害者,安排了南京5家房产中介及长租公寓公司与房东、租客各方进行磋商,以期妥善解决。

 “过了闹心的一个晚上,原本还存着的一点希望彻底破灭了。”陈胜说,早先在5月份,房东就主动找过他一次,那时乐伽正催他交房租。房东让陈胜不要把房租交给乐伽,给他就行。陈问为什么,房东说乐伽上个季度的房租拖了好长时间没有给他,他哥哥那边乐伽拖的时间更长,公司内部好像出了点问题。

   陈胜稍微考虑了下,对房东说:“这个钱还真不能给你,因为和乐伽签了合同,给你的话属于我违约”。过后陈胜上网搜索,确实有一些乐伽的负面新闻,但乐伽也在辟谣。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乐伽方面,把钱打给了对方。事后回想,可疑的是,这次的账户不是乐伽的公司账户,陈胜觉得有些奇怪。

   陈胜之前是个媒体人,去年底来到杭州,最初在网上找房源,发现这座城市的房源几乎都被中俞垄断了。不得已他只好通过中介找房,最终找到了乐伽公寓,去年12月8日签了半年一付的租房合同,租金每月3300元,中介给他的选择是如果付一年每月可以低至2800元,足足少了500元。

image.png

   他留了个心眼,之前租房碰到一个中介陷阱——所租的房子没产权证,经维权后退费,这次他选择租期为半年。这也是乐伽公寓租房规则的最低限。这个长租公寓对于租客的最短租期为半年起付,长则两年、三年,以一年起租计算,租客差不多一次性要付13个月租金(包含一月押金)。

   而对于房东,乐伽公寓则规定付三押一。房东和租客背靠背,互相不知底。乐伽宣布爆雷前,西安、成都、苏州、合肥等地都出现了乐伽公寓拖欠房东房租的现象。不少房东跑到乐伽公寓运营公司维权,更多的维权者是租客,因为乐伽出了问题,意味着所居住的房子的不安全感陡增。

   租客和房东们一直关注着乐伽的新闻和公告,7月中旬乐伽还一直站出来辟谣,大家都以为还有一线希望。“乐伽公寓一直在说在谈收购的事情,希望有人来接盘。”一位乐伽的租客说,“我们觉得既然有人来接的话,这个事情就有戏了。”

   租客的愿望还是落了空。成为舆论焦点数月后,乐伽公寓终于还是撑不住了。宣布爆雷后的次日,乐伽浙江公司的运菅负责人被众多媒体和房东租客堵在屋内,他承认公司已经破产,认为乐伽破产的原因是内部员工的腐败和制度管理存在漏洞。

 “最初是合肥公司发生挤兑,南京的资金陆续拿去救援,但最终资金链发生断裂。”乐伽公寓仅浙江地区的受害人就有7000多人。该负责人表示,浙江地区将拿出一套方案来善后,浙江的补救方案将完全不同于南京总部。

   而从南京传回的消息是,在南京地区,以政府为主导的各区调解中心已开始陆续登记受害人,根据房东、租客的意向确定调解方向。经预估,乐伽公寓前期已经有部分房东、租客达成和解协议,但也仅是租期只剩一两个月到期的相关房东与租客达成了协议,而真正达成和解协议的人,十不足一。

   乐伽公开数据显示,鼎盛时期,员工达600多人,分公司遍布南京、苏州、合肥、成都、杭州等地,在国内一二线城市掌控10万套房源,房屋价值达千亿元。根据房产业界保守估计,乐伽爆雷后,将有六七万套房源达不成和解协议。此番爆雷,意味着至少有十几万房东、租客被摆上利益取舍难题之间。

当前内容只有购买了 【】 产品的用户才能查看,点击 前往购买,如果您已经购买,请登录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