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变身:老千反老干

“普通人赌博,赌的是钱,是家业;我们这些老千赌博,赌的是命。”

早上九点钟,徐军刚刚打开反赌俱乐部的门,见到一个年龄50多岁的女人,带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伙子。

徐军将两个人引进屋里,让座,奉茶,这才知道,两个人来自浙江建德市,家里做药品生意。利润高,家里有钱,儿子却迷上了网络赌博。债主上门,当妈的一问,才知道儿子输了180万元,借了网络贷款。

妈妈哭着说:“那可是‘砍头息’啊,还不上,要人命的事。”

在妈妈的眼里,儿子乖巧,听话。没成想输了钱,要债的人来家里闹,二三十万的事,钱不多,妈妈还上了。儿子没有了债,想着翻本,再去借,又输了。不敢告诉家里,借了高利贷。债主又找上门,180万元的债务,妈妈没有还。

儿子说了,没钱还债,只能去死。妈妈以为开玩笑,没想到当天晚上儿子就吃了大量安眠药。妈妈给他打电话,没有人接,赶快过去。一看,儿子口吐白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好歹抢回条命。

徐军给两个人演示了千术,当儿子的这才明白,无论赌什么,怎么赌,他是永远赢不了网络赌场庄家的。临走时,向徐军鞠躬,说:“再上网赌博,我就自己砍下自己这只手。”

一个多月过去了,妈妈给徐军打来电话,说:“他真的听了你的话,没有再上网赌博。”徐军说:“这个人还算是知道戒赌,但更多的赌徒,不相信自己会输。网络赌博,就如同黑洞,将他们吸进去,连骨头渣都不剩。”

绝望三天:最轻的是剁手

当前内容只有购买了 【凤凰周刊 2020年01期 总710期 正版杂志超值阅读】 产品的用户才能查看,点击 前往购买,如果您已经购买,请登录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