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地商户自述市场封闭前后

  空气里飘着股怪味儿,果香掺着臭气。在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以下简称“新发地市场”),果品交易区停放的不少货车门半开着,黄杏堆在车厢口,成箱的李子胡乱倾倒一地,遮阳伞砸在水果堆上,市场里不见商户,没有顾客,水果已经腐烂。

image.png

  商户李芳尽力阻止自己想起那些坏掉的果子。6月13日,因出现新冠肺炎聚集性疫情,新发地市场于凌晨3时暂时关停。回家休息的李芳一觉睡醒后,就没能再回到摊位,新进的一车李子压在心头,完成采购、装车出发的客户,走到门口才发现已不能离开,一位被困在新发地市场的司机在车上度过了5天。

  交易停下了。因无法长期储存,市场内的商户将正在售卖的果蔬等倒进垃圾堆。新发地市场官网显示,该市场日吞吐蔬菜1.8万吨、果品2万吨、生猪3000多头、水产1500多吨。

  在市场外,新发地市场成为北京新出现疫情的地标。自6月11日0时至6月21日24时,北京累计报告病例236例,已公布详情的病例大多与新发地市场有关。有人是市场的商户、售货员、司机,有人仅是去市场采购过一次。

  新发地市场的相关人员被重点关注。社区和公司陆续开始筛查与新发地市场相关的人员,5月30日后进出市场及与市场工作人员有过密忉接触的人员实行购票限制、严禁出京,大数据分析下,路过市场的行人也接到了填报信息的通知。

  北京进入非常时期,气氛陡然紧张。排在核酸检测的队伍里,李芳收到不少亲友的询问和宽慰,劝她“健康最大,赔钱还可以再挣”。她也重复说,“按规定检查隔离,为自己好,也为大家好。”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起那些变成垃圾的水果。

一觉还没醒,市场封闭了

  新发地市场封闭的那个凌晨,李芳把电动车骑得飞快。她租住的小区距离市场约6公里,往常半个小时的路程,硬是压缩了10分钟。

  封市场的消息催得她心焦。6月13日凌晨2时30分,李芳还没出门,同行的微信群消息响个不停,已到达市场的商户语气慌张,“大门被封了,谁也进不去了,谁知道咋回事?”照片里,几辆警车停放在门口,一排栏杆已经架起。

  “怎么会呢?昨天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李芳不信。临近市场,门口已聚集了许多商户和等待采购的客户,她跳下电动车,挤进人群,保安忙着解释说,“市场暂时封闭,都回去吧。”

  人群踌躇着,大多数人都舍不得离开,低声讨论封市场的原因。约7个小时后,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14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北京市连续发现多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均有新发地市场活动史,关闭新发地市场完全必要。

  但6月13日凌晨3时许,大多数新发地商户尚不太清楚状况。李芳决定去其他出口看看情况,花了一个多小时,她走遍了水果交易区的七八个出口,发现均已被封闭,微信群里也不断传来蔬菜等品类交易区无法进入的消息。

  眼看到了约定好发货的时间,李劳转了又转,徘徊了近4个小时。直到目睹特警赶来,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只好无奈回家。她在朋友圈写道,“新发地市场一夜之间全部封闭,只能默默祈祷。”

  进不去的商户着急,被封闭在市场里的人也同样焦虑。

  李芳匆忙赶往市场时,正在市场内休息的司机张军刚被吵闹声惊醒。“有人装完货物准备离开,到门口被拦下来,又只能把车开了回来。”听说市场被封闭了,他有些慌张,和邻近的商户快步走到门口,发现出口被挡得很严实。

  张军掏出手机,新发地市场与病例相关的消息已经在网络上“传疯了”。

  据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14场新闻发布会上的消息,6月12日共采集新发地市场海鲜、肉类等食品及外环境涂抹标本5424份,发现40件环境阳性样本,在对从业人员主动筛检中,对1940名市场从业人员进行了核酸检测,在新发地采集的517件样品中,有45人咽拭子阳性。

  不过,让市场陡然转弯的6月12日,对身处新发地市场的李芳和张军而言,只是普通的一天。

  相较往日,有些不寻常的迹象。张军记得,那些“全副武装”的检测人员出现时,自己正在驾驶室里休息。“看到他们拿了些小瓶子,在冷库和墙墙角角里做检查。”保安骑着摩托车,身土戴着大喇叭,通知商户们要戴好口罩。

  但他们并没在意。张军从河南一路驾车赶到北京,只想好好歇会儿。李芳在摊位前忙碌,空闲中听同行们说起,牛羊肉交易大楼出现了确诊病例,却“没放心上”,“感觉像别人家的事情”。

  新发地市场的庞大稀释了紧张。这座市场占地1600多亩,内部通了公交车,设有红绿灯,从南门到北门,李芳骑上电动车也要花8分钟左右,牛羊肉交易大楼与她所在的果品交易区距离超过1公里。况且因为市场内人员密集且流动性大,进入市场时,她与商户们一直戴口罩、测体温,她没想到,“这么大的市场,说关就关了。”

  在封闭的市场内,滞留的人越来越多地涌向门口,张军决定回到车上等待。

我在车上待了五天

  滞留在新发地市场5天后,张军才走出封闭的市场大门。

  据他了解,6月13日市场关停后,各交易区内的人员分批进行核酸检测后,统一乘坐大巴车,前往集中隔离点。

  突然封闭的市场内,商户、售货员、司机和前来采购的客户被拦在一起。有人慌张,站不住也坐不住,不时去门口转悠,也有人摊开躺椅,一躺就是一整天。很少有人相互攀谈,“没啥可聊的,大家心里都不好受。”除了焦虑,张军也庆幸自己能在驾驶室里休息,好歹有个自己的地方,他听说市场里的旅馆旱早就订满了。

  驾驶室可以给手机充电,他把后座改成卧铺,在车上待了五天,很少露面。自6月13日起,市场开始为滞留人员送餐,一日三次,取饭时,张军通常瞅着时机,晚些再加入队伍,他担心人多不安全。

  前半夜,他很少睡着。部分原因是热,6月的北京已是酷暑,狭窄的驾驶室更显闷热。他也觉得压抑,每天无事可做,只能“吃饱了等饿”,家人和朋友打了许多电话,他也讲不清这几天的事情,宽慰家人也劝解自己,“着急也没办法,自己着急没用”。

  直到做了核酸检测,离开的时间才变得清晰。6月17日,果品交易区摆上一排桌子,人们从各自的车上、房间里汇进队伍,张军前后看看,队伍很长,约有500人。

  据6月17日召开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消息,北京已对新发地等出现疫情的市场人员、周边小区居民、大数据排查涉疫市场人员、社区“敲门行动”中主动报告有关接触史的人员以及全市各农贸市场工作人员约35.6万人进行了核酸检测。

  6月18日晚7时,张军等到了离开市场的通知。他记得,共有5辆大巴车,等待乘车的队伍排出近200米。到达隔离点时,已是晚上12时。工作人员分发了一张提示,要求隔离人员千万不要私自走出房间,严格按照流程敢餐、送垃圾,每日进行2次体温检测。

  核酸检测也是李芳安慰自己的方法。她在朋友圈呼吁说,为了我们以后的安全,新发地所有的商户和上货的朋友们,都做个核酸检测吧!这也是北京疫情防控的要求。据北京新冠肺炎疫隋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介绍,北京市对新发地市场等涉疫市场、涉疫社区相关人员等“六类人员”按照应检尽检原则,实行集中统一核酸检测。

  “有个结果,自己也能安心。”为了尽快做检测,李芳一大早就出门了,但等待的队伍已经很长,人们面色焦灼,“谁心里不慌呢?”有人说起,早上6时就赶来排队了。临近11时,工作人员把队伍截开,发了一批自制的号牌用于下午检测,而队伍末端的人则被通知“明天再来”。

  李芳只能捏着号牌回家,下午再重新排队等待检测。

最怕关闭市场

  “今年的生意不好做,欲哭无泪。”在新发地市场摸爬滚打了15年,儿子从幼儿园走人大学,果摊支撑着李芳一家人的生计。

  她习惯了吃苦。凌晨2时起床,3时到达市场,在露天摊位前忙碌起来,一天常工作十七八个小时,风吹雨打从没停下过,有时大雨没征兆地泼下来,顾着遮盖果子,人全身都湿透了。

  “市场开着,有生意做才有饭碗。”市场封闭当天,她在朋友圈里感叹说,“怕病毒,咱可加强防护,最怕关闭市场。”

  她惦念着新进的那车李子。6月12日,从河南收来的李子刚运抵市场,一冷藏车售出不到三成,以往日销量预计,次日便可基本售空。但市场封闭,李子出不来,李芳进不去,膘本可卖出3万多元的李子只能烂在市场里。李芳心疼,李子没赚上钱不说,成本和运费也赔了进去,再想想水灵灵的果子成了垃圾,“就像大白馒头扔在地上踩一脚,想想真可惜。”

image.png

  折损一车李子,已是市场中损失较小的商户。一位同行在6月12日晚上9时新收入两万斤西瓜,便回家休息,等着第二天开市。一觉未醒,两万斤西瓜只能等待腐烂。据《中国经营报》报道,6月13日休市时,一名榴莲批发商和上百名员工、20货柜榴莲被隔离在市场内,仅这20货柜榴莲就价值近2000万元。

  进入6月,李芳原以为盼来了今年的“好日子”。受疫情影响,往年全年无休的李芳今年3月份才从老家返京,挨过了14天隔离期,生意也并不好做。很多往日光顾的外地小商户回了老家,便没再回来,拉到市场的果子卖不上好价格,她只好降价出售。算上成本,倒赔了5000元。最近半个月(5月下旬到6月上旬),生意渐渐转好,但她没想到,突然遇上了休市。

  司机张军的生计在不停歇的车轮上。他的冷藏车跑一趟货,挣一趟运费,这次从河南拉货到北京,约定运费2600元,6月13日离京。但如今,他的车停放在市场内,人需隔离14天,“6月基本就结束了。”他粗粗估计,停工的这段日子将损失1万多无。

  为保证农产品供应,新发地市场封闭后,占地619亩的临时周转交易区迅速“上线”。据新华网报道,6月16日16时到6月17日7时,临时交易区蔬菜交易量约为2880吨,较前一天同一时段增加780吨。但还不到新发地市场往日1.8万吨蔬菜日吞吐量的1/6。

  但这也或难以纾解部分新发地商户“无处可卖”的困难。目前,新发地临时交易区只需进行核酸检测后便可入场,但这些商户多租住于新发地市场周边社区,目前处于封闭管理状态。李芳的丈夫6月前便离开北京,到产地收货,她居家隔离后,原想让丈夫回京到临时交易区继续做生意,但丈夫却不能回到租住小区,否则也需隔离。

  再三考虑,李芳决定让丈夫留在产地,收货后放在网店售卖。虽然销量不如实体店,但好歹有些收入。而没有开设网店的部分商户,为了不停工,只能住在车上。“不敢回家,回去被隔离了,一家人的生计就断了。”她犯愁,“谁知道会耽误多少天呢?”

  隔离在家,日子突然“停”了下来,可李芳也难睡上懒觉。她已习惯了凌晨3时在市场忙碌,睡不着时,她常翻出去年此时生意火爆的视频,感叹“今年做生意,都是眼泪”。

6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