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再爆发大规模抗议,要求改革君主制

泰国持续数月的街头抗议在最近达到高潮。

当地时间10月17日傍晚,泰国首都曼谷下起绵绵细雨,在当地生活的华人旦旦开车经过市中心的拉普崂中央广场(Central Plaza Ladprao)时,目睹了这一过程。有人打着雨伞,有人穿着雨衣,高呼对于政府的不满和王室的异议。旦旦拍摄的视频中,示威者正在散开,为一辆救护车让路。

这一活动持续到了18日,示威者中许多人穿着黑色衬衫,于当天下午涌向曼谷老城区的民主纪念碑。一些人举着海报,上面写着“让总理巴育滚出去”和“这政府待的时间越长,破坏就越大”。而在这天,泰国至少有19个省份出现了类似的示威活动。

自10月13日以来,曼谷连续出现反政府示威集会,成千上万的民众涌向街头,有人致敬电影《饥饿游戏》,竖起三指手势表达对当权者的蔑视,还有人高举被捕活动人士的照片,呼吁“释放我们的朋友”。

面对不断发酵的民意,泰国政府于10月15日凌晨4时发布公告:宣布曼谷地区即刻进入“非常紧急状态”,禁止5人以上集会,违者将被逮捕,且最长可被拘留30天。但民众并不买账。为消退集会,曼谷警方封闭了市中心的部分主干道和地铁站,动用盾牌和水炮车向汞威者喷射含有催泪物质的蓝色水柱,示威者则以雨伞抵挡,冲击警方的防线。游行期间,抗议者还与身穿黄色衣服的保皇派支持者发生了小规模肢体冲突。

“政府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妥协。”总理巴育10月19日回应说,目前处于休会期的泰国国会将被重启,以讨论如何缓解紧张局势。巴育强调,“我们希望举行特别会议来解决连日来的示威,但也要警告抗议者不要触犯法律、保持和平集会。”

旦旦在这几天减少了晚上外出的时间,尽早回家。他不禁感慨地说:“这次的游行,先不说对泰国政府乃至政体的影响有多大,眼下让本就受疫情影响的经济雪上加霜,同时也打击了外国游客来泰国旅游的意愿。”

日本动漫和“饥饿游戏”成抗议元素

这一次,年轻人成为泰国街头抗议的主要力量。抗议者在10月14日公开了三大诉求:总理巴育下台;修改宪法;改革君主制。他们直言,如果这些要求得不到满足,他们将不会离开。

旦旦正在泰国攻读研究生,他的老师和同学也纷纷加入了抗议活动,并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达观点。抗议者每天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集会的时间与地点,通过转发将帖子置顶。10月19日的集会海报上写着:17点至20点在水门市场(INDY Night Market)集会。

今年7月以来,泰圉多地爆发由青年学生主导的抗议示威活动,人数呈上升趋势。“我内心深处潜藏着恐惧,对后果的恐惧。”8月,21岁的泰国学生联盟发言人巴奴萨亚(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宣读了有关改革君主制的十点诉求,打破了一直以来的禁区。她站在舞台上发表了10分钟的宣言,要求君主政体对民选机构负责,提议削减王室预算,并要求君主避免干预政治——这对于大多数泰国人来说令人震惊。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政治学系学生会主席Netiwit与另一位活动人士Suphanut Aneknumwong在《日经亚洲评论》上撰文说,一连串抗议活动的领导者多为年轻人,他们的言论充斥着亚文化圈子里的网络用语。

许多人采用了创造性的抗议方式。有人改编了日本动漫《哈姆太郎》主题曲,歌瞳中的“最美味的食物是向日葵种子”这句被改为“最美味的食物是纳税人的钱”。《哈姆太郎》是2000年起在东京电视台播出的长篇电视动画,主角是一只黄金鼠。

不少人还竖起三指向王室“致敬”,这是电影《饥饿游戏》中被压迫的公民反抗专制者的做法。《饥饿游戏3:自由幻梦》上半部原定于10月20日在泰国上映,但考虑到政治敏感性,已有影院取消了放映潘动。

悉尼大学博士Aim Sinpeng形容:“泰国年轻人一向善于使用具有颠覆性的流行文化形式来表达自身不满。这是因为他们多年来生活在一种受压迫的环境中,这些环境并不总是允许言论自由,(他们)必须找到一种创造性的方式来绕过审查制度。”在社交媒体的推动下,泰国其他规模较小的城市也组织了不少“快闪族”的抗议活动。

亦有外媒发现,一些抗议者采取了香港暴徒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的行动策略,包括去中心化的组织,统一着装与指挥沟通,以及借流窜、欺骗等战术干扰警方等。乱港分子黄之锋还借用推特等社交平台声援抗议活动。有香港网友怒斥:“相同的剧本,搞完自己搞人家。”

泰国人权律师组织表示,泰国法院10月19日批准19名因参与反政府示威而被捕抗议者的保释。该组织表示,被释放的人不包括任何主要的抗议领导人。

另据泰国警方10月16日文件,警方已下令调查4间媒体及1个示威团体Facebook专页的内容。警方发言人吉沙纳19日说,部分内容可能引起混乱和促使社会动荡。他说,广播监管机构和数码经济及社会部会进行调查并采取适当行动。

多重导火索推动新一轮抗议浪潮

泰国玛希隆大学政治学教授潘查达认为,几次事件综合推动了这股抗议浪潮。

其一要追溯到2014年5月22日,时任陆军司令巴育发动政变,接管国家敢权,并逮捕了政治斗争两派的主要领导人。巴育尽管一直承诺“还政于民”,却多次推迟大选日期。直至执政满5年后,才宣布于2019年3月24日举行全国大选。经过多年的军事统治,这被许多年轻人视为改变的机会。但在锁定上议院250席位的绝对优势下,军方采取措施巩固其政权,巴育稳妥连任。

其二是未来前进党创始人、泰国最大汽车零件制造商高峰集团前副总裁塔纳通(ThanathornJuangroongruangkit)从去年起成为政坛新星,得到广大年轻选民的支持。但今年2月经法院裁定,塔纳通获取的1.91亿泰铢(约合4249万元人民币)贷款属于捐款,是投票法禁止的。法院还宣布将解散未来前进党,并禁止该党16名高管在10年内从政。由此引发数千人上街游行,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到来被迫中止。

另外,6月一位泰国民主运动人士失踪,导致事件再次升温。据报道,自2014年以来一直流亡柬埔寨的万查勒( Wanchalearm Satsaksit)在街上被劫持。抗议者指责是泰国政府策划绑架了他,但警方和政府予以否认。

新冠疫情给泰国年轻人带来的就业压力也成为此次抗议活动的导火索。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

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告诉《凤凰周刊》,以“治理经济不力”为由让总理巴育下台,成为年轻人的诉求之一。

截至10月20日,泰国新冠累计确诊病例为3691例,累计死亡59例。泰国新冠疫情管理中心9月底宣布,将延长紧急状态法至10月底,以更好地控制疫情。与此同时,泰国将向更多外籍人士开放入境,以拉动经济与旅游业发展。但世界银行驻泰国经济学家吉迪鹏表示,新冠疫情严重影响了泰国经济,预计2020年泰国经济将负增长8.3%,恐怕得耗时两年半才能恢复至疫前水平。

image.png

“当泰国经济因新冠疫情受到重创之时,国王却在德国过着奢靡的生活,这让国内批评声不断。”许利平说。

泰国国王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的作风一向饱受非议,他宁愿花35亿美元税金在德国居住,也不愿意回泰国。今年5月,哇集拉隆功在毗邻阿尔卑斯山的加米施帕滕基兴包下了一家酒店,随行成员包括20位嫔妃以及大量侍从,总人数约百人。对此,德国外长10月不得不发出“逐客令”称:别国领导人长期居住在德国并远程统治国家的行为是违法的。

潘查达认为,示威活动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但随着示威者产生倦怠隋绪,频率可能减少至一到两周一次。在民众的压力下,泰国政府可能会对宪法作出一些修芷,但不可能完全迎合示威者的要求。

君主制耻泰国家庭越来越分化

今年夏天,19岁的大学生达奈成为要求改革君主制的数万名抗议者之一。

达奈在曼谷一所大学攻读法律专业,17岁时,他第一次向父亲表明对“君主制”的挑战。“我们在电影院,电影放映前,如常播放《颂圣歌》,每个人都站起来向国王表示敬意。我不想这样傲,所以我待在座位上。父亲强迫我起来,我拒绝了。当人们开始凝视我们时,我才最终站起来。”

许利平认为,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抗议者将矛头直指王室,公开对王室进行批评,并提出“限制王权”的诉求。按照泰国法律规定,任何人“诽谤、侮辱或威胁国王、王后、王储或摄政王”,都可能面临3到15年监禁处罚。今年7月,一名男子只因穿了一件T恤衫(上面写着:我对君主制失去了信心),就被送往精神病医院。

泰国今年的反政府示威活动最早发起于3月,当时的核心诉求是重新进行大选、修改宪法等,但运动在8月发生了转变,学生开始对君主制提出前所未有的批评,并呼吁对君主制改革。10月14日,泰国素提达王后的车队前往佛寺时通过集会路段,被大批抗议者团团围住,只能靠军警保驾前行。

潘查达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强调,不同于过往“红黄乏争”(围绕对前总理他信的态度,泰国社会形成了两大阵营)的两极政治,这次抗议更多体现了两代人之间的冲突。“老一辈人大多支持政府,但年轻人有着相反的想法。”

年轻人的抗议活动震惊了大多数泰国人,也包括达奈的父亲帕科恩。泰国是君主制国家,国王仍有绝对的权力。在这个国家,普通人从一开始就被教导要尊敬君主制,在国王面前要屈服。帕科恩向媒体表示:“我出生于拉玛九世国王统治时期,他为人民做的比为自己孩子做的多。他生病时,我愿意用我离开人世来换取他的寿命。我的儿子没有那种体验。”

新国王拉玛十世的到来改变了一切。自2016年继任成为新国王以来,他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大部分时间都在德国度过。他的私生活就像身上的文身一样丰富多彩:三度离婚,去年第四次结婚。除了第四任王后外,他还有一位被封为“贵妃”的伴侣。他插手政治,不仅控制着高达400亿美元的“王室财产”,还直接指挥驻扎在曼谷成千上万的士兵。

八年前刚来泰国时,旦旦经历过拉玛九世时期。据他说,在泰国,无论是电影放映还是演唱会开始之前都要放《颂圣歌》,全体起立致敬。但几天前,他去曼谷一家电影院看《花木兰》,60多人的场地里只有两三人起立。“我已经习惯起立了乇年,突然发现,周围人竟然不起立了。”

据旦旦观察,在公开场合谈论王室的人也多了起来。他在餐厅就餐,就听到“这个人怎么又去德国了”的议论。泰国反对党还将“西班牙前国王胡安·卡洛斯因卷入贪腐丑闻自主流放”的新闻做成泰文视频,对拉玛十世进行含沙射影的批评。

针对最近的种种现象,泰国政府发言人阿努查于10月15日宣布,将对不尊重君主制的示威者采取法律行动。这是官方头一次直接引用“君主制”的说法来回应质疑。

BBC评论称,自学生抗议活动开始以来,泰国各地的家庭越来越分化。“由于他们对国王的反对意见,父母和孩子、兄弟姐妹之间关系恶化,反映了泰国社会日益扩大的代沟。年轻一代的泰国人正在质疑君主制及其所代表的一切。这很可能仅仅是长期内部斗争的开始。”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