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质疑的韩国“孕妇指南”

在韩国民众眼中,指南中的建议反映了父权制根深蒂固的社会中存在的过时观点,也恰恰说明韩国为何会成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

把头发扎起来,这样即使不洗澡“也不会显得邋遢”;

孕期也不要拖延家务,这样即使不做运动也能保持体重;

生孩子前检查。下家里是否有足够的卫生纸、牙膏等生活必需品;

为丈夫准备好饭菜,因为他肯定“不擅长做饭”;

孩子出生后,放一件“小码”裙子在眼前——你需要动力来克制自己,不要多吃那一口······

上述建议来自于韩国首尔怀孕分娩信息中心发布的所谓“孕妇指南”,用于指导孕妇在35周的孕期内要做好哪些准备,结尾处还有一条“温馨提示”:“入院前也不要忘记关心家人哦”。

这份指南于2019年首次在政府网站上发布,但直到最近才引起公众关注,并在社交平台上引发批评。在韩国民众眼中,这些建议反映了在父权制根深蒂固的社会中存在的过时观点,也恰恰说明韩国为何会成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

截至目前,有超过2.4万人提出请愿,要求相关部门删除有问题的部分并公开道歉。首尔市政府已经在1月11日删除了指南中部分引发争议的内容,但这并不能缓解坊间,尤其是未婚女性们的反感。

“我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和充分的理由让自己获得满足感。没必要结婚生子,更没必要因为这样的‘孕妇指南’而成为老公的保姆,哪怕再爱对方也不行。”韩国延世大学教育学博士尹恩婷向《凤凰周刊》如此评价。

无处不在的孕妇歧视

为了培养国民对生育的积极态度,营造关心保护孕妇的社会氛围,韩国政府将每年的10月10日设立为“孕妇节”。然而,因怀孕和生育而在职场上受歧视的女性却屡见不鲜。

金女士是一家物流公司的合同工,生完孩子后休了一年产假,正准备回到工作岗位的时候,收到了不能续约的通知,理由是工作评分过低。金女士说,自己工作一直勤勤恳恳,没出现过任何问题,只因为休了产假而未达到70分评分就无法续约,让人无法理解。

像金女士一样,很多韩国女性因为怀孕生产而受到各种权益侵害,更别提她们是否能得到作为孕妇的照顾和优待了。

据调查,42%的韩国职场女性产假不足法律所规定的3个月,临时工和中小企业女性的产假时间更短。超过一半的女性表示,因为担心休假会给同事造成负担,也害怕产假结束后无法正常复工,所以她们不得不选择缩短产假。特别是对于女性临时工来说,她们越来越抗拒生育了,因为这将成为她们被解雇的主要祸因。

早在2018年,韩国JTBC电视台曾报道过这样一则新闻:在全世界出生率最低的韩国,对孕妇的歧视从妇产医院就开始了。

A女士是首尔劳动福祉公团一家下属医院的护士,怀着两个宝宝的她依然要通宵值班。在韩国,法律规定孕妇不能夜班工作,除非签署“夜间劳动同意书”。A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份同意书感觉像是理所应当签署的,我怎么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呢?”

image.png

她还提到,医院的护士之间甚至会强制规定怀孕顺序,按照年龄次序,“如果轮到我怀孕了,那别人在这段时间内就不能怀孕”。因休产假而受到的“惩罚”也很严重。如果护士长说“把工作做完再走”,即便工作期间子宫出血也得把工作做完,产假结束后也很难回到原来的部门了。对此,院方解释说,这是由于长期的人员不足而导致的结果。

除了侵害孕妇实质性权益的现象之外,职场中排斥孕妇、和孕妇开低俗玩笑、对孕妇进行不当评论、强制要求孕妇辞职也是十分常见的歧视现象。部分雇主认为,员工怀孕会对单位造成不合理的费用支出。而且,与其他员工相比,他们并不关心孕妇员工或已生产女性员工的职业发展或晋升路线。

不止孕妇,韩国劳动力市场未能公平对待所有女性。英国《经济学人》2019年评选的年度玻璃天花板指数中,韩国排名倒数第一。文章指出,韩国的两性薪酬差距为35%,是经合组织国家中差距最大的。而经合组织的两性平均薪酬差距为13.8%。另据世界经济论坛称,在薪俸及工作机会性别差距方面,全球149个国家中,韩国排名第124位。

这种不公平除了给女性在社会层面上带来损害之外,还会长远地在经济方面影响到整个韩国。根据联合国的估算,到2040年,韩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可能会减少750万。而根据近期的估计,韩国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可能会使韩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到2030年降到1%。

韩国还有多少个金智英

职场遭遇不公,不得不倒逼更多女性回归家庭一一韩国已婚女性中,每五个人就有一人因为结婚、生子、育儿而辞去工作。

但回归家庭的女性就能免受歧视和压力吗?对大多数韩国女性来说,家庭非但没有成为保护自己的避风港,反而让自己的地位愈加低下,甚至成为丈夫的附属品。

首尔市发布的“孕妇指南”更加印证了这个观点。“孕妇在住院生产前要提前准备几样家人可以吃的小菜和咖喱、炸酱等速食,以便不太会做饭的丈夫可以直接操作”“要准备好住院期间3到7天丈夫和孩子们需要用到的换洗衣物,叠整齐放进抽屉里”“如果生二胎,要提前找好可以照顾老大的人”等等。

韩国网友纷纷留言:“不敢相信2021年了还有这种事,这是把女人当作保姆吗?”“将这样充满性别歧视内容的东西称作‘指南’来发布,对首尔市的认知水平惊呆了”“国家这是在鼓励不婚不育啊”“这是把男的当作什么都不会做的废物了”。

来自网友的抵制可以迅速使这些不可理喻的建议被删除,但现实世界却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改变的。

一年前热映的韩国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就讲述了一个看似普通却振聋发聩的故事。电影改编自韩国编导兼作家赵南柱的同名原著,故事取材自她本人的部分生活经历和真实事件。女主人公金智英从小就受到各种各样的性别歧视,畸形的社会氛围下,她却一直视之为理所当然,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牺牲和受到的歧视是否合理。直到她带着孩子排队买咖啡时,听到后面的人称自己为“妈虫(对全职太太的蔑称,讽刺她们依靠丈夫生活),才从荒谬的境遇中觉醒,开始反抗。

这部电影自制作以来就饱受争议,青瓦台甚至接到过要求该电影终止制作的请愿。在韩国评分网站Naver Movie上,女性观众对其平均评分达到9.51,但男性观众仅为2.59。

电影中的金智英最终得到了丈夫和家人的理解,回到工作岗位,开始了全新生活。但现实却不会那么美好。许多韩国男性称,“这是一本挑起性别独立和扰乱社会秩序的恶魔之书”。电影的主人公扮演者郑裕美也收到来自男粉丝的差评:“姐姐竟然演了这样的电影,我很失望”。

本被视为能改善女性生存环境和社会风气的一部电影,却让韩国舆论乱成一锅粥,电影非但没有让韩国女性地位问题得到一点改善,反而添了一把火。

据统计,韩国25岁至54岁的已婚女性中,有46%是全职主妇,她们几乎承担了家里的全部家务和各种琐事,金智英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名普通代表。

31岁的金仁静居住在首尔,有三个女儿,丈夫在一家通讯公司工作。平日她除了要负责孩子们的生活起居,为了补贴家用,还会趁空闲时间做导游、代购和翻译三份兼职。

“虽然我个性比较乐观,也能吃苦,但也会在忙到后半夜时累到有点想哭。”金仁静告诉《凤凰周刊》。而这时,她的丈夫和孩子们早已安然入睡,她却还要定好闹钟,早起给要上班的丈夫做他喜欢喝的鱼饼汤。

即使兼职收入要多于丈夫的工资,家务活也基本由自己包揽,金仁静依然有一种依附于丈夫的感觉,并觉得丈夫才是家里的主心骨。每天带孩子上下学的是她,陪孩子学习的

也是她,但孩子要选择去哪所初中,依然要由丈夫来拍板。她偶尔也觉得这是不太对的,但好像没有什么时间思考这些。

当被问到是否觉得幸福或值得时,金仁静开玩笑说,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会选择自己一个人轻松、快乐地生活。她说,自己时常会劝告身边未婚的朋友,千万不要想不开结婚生子。

对于首尔市发布的“孕妇指南”,她表示,自己关注到了这个指南,像给家人准备餐食和换洗衣服这样的事,放在平时确实是由自己来负责,但如果在马上生产时有人这样要求她,肯定会在进产房前办离婚。

“怀孕真的太辛苦了,这样的指南简直没有人性。”她补充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不结婚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政府为刺激生育用尽手段

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曾将韩国列为第一个可能因人口减少而从地球上消失的国家。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韩国仅有27.58万名新生儿出生,出生人口数再创新低,而同一时期的死亡人数已达30.78万,让韩国首次出现人口负增长现象。

韩国人口问题之所以如此严峻,女性因结婚生子而必须付出的巨大代价成为最大障碍。延世大学的尹恩婷说:“我的很多前辈和同学也跟我一样,都是不婚族。我们并不抗拒交男朋友谈恋爱,但结婚是不一样的。”

image.png

她举例说,韩国传统文化中妻子需要照顾家庭,祭祀时要准备糕点,长辈生日要做一桌子生日宴席,还要做泡菜,这些工作都太辛苦了。现在即使作为孕妇都不得安宁,要继续为家人操劳,这实在太荒唐了。“好在我的父母很理解我,他们尊重我的想法,希望我过得开心幸福,所以非常感谢他们。”

尹恩婷的一位女性前辈现在是一所大学的助理教授,虽然有着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和不错的收入,但她依然选择不婚不育,理由是结婚生小孩并不是女人一生必须做的事情,而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

可在未婚男性看来,上述女性的考量显得不可理喻。27岁的罗仁智是家中长子,在被问及是否关注饱受争议的“孕妇指南”时,他只是简单表示,感觉女性确实很辛苦,但她们应该也会从孩子的成长中感受到幸福吧。“指南中的有些建议或许有些过分”,他说,“但一直以来,韩国女性角色好像就是要无微不至地照顾家庭。”

韩国有调查显示,照顾0-2岁孩子的全职主妇一天只有4小时的闲暇时间,而她们的劳动价值却难以得到承认。刚生完孩子回到职场工作的女性也饱受歧视,不仅会遭受老板和同事言语上的侮辱,还会因被认为会把更多精力用来照顾家庭而失去晋升的机会。无奈之下,越来越多的韩国女性抛弃了恋爱、结婚和生育.成为“三抛一代”。

为了扭转低出生率问题,韩国政府可谓使出“浑身解数”。韩国总统文在寅去年年底推出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新措施,例如将从2022年起向有0-1岁婴儿的家庭每月发放30万韩元(约合1790元人民币)的育儿补贴,并到2025年逐步上调至50万韩元(约合3000元人民币),并于生育时一次性发放200万韩元(约合1.2万元人民币)现金的“初次见面大礼包”;发放给孕妇的“国民幸福卡”可用限度将从目前的60万韩元上调至100万韩元(约合6000元人民币),供孕妇产检及生产时使用。

为保障育儿时间,政府还将出台“3+3”制度,即未满12个月的婴儿的父母均可申请3个月的育儿假,并每月获最高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万元)的育儿补贴,政府欲通过此举将申请育儿假的人数从2019年的10.5万人增加至2025年的20万人。

上述举措并不陌生。早在2005年,由于韩国当时的出生率跌至30年来的最低值1.08,韩国政府出台《低生育率和人口老化基本法》,并于次年提出“2020战略”,计划到2020年将生育率提升至1.6。但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这一数字仅为0.84。

为了鼓励女性生育,过去十年来韩国政府已经投入超过100万亿韩元。韩国卫生部甚至提出过“熄灯造人’计划一一保证员工每月至少有一天能在晚七点半前下班回家。政府每年还会向月收入低于一定水平的新婚夫妇提供5万套保障住房,并为怀孕女性提供一定的产前诊疗检查费用等。

就在韩国政府加足马力刺激生育之时,首尔市发布的孕妇指南却让本就抗拒结婚和生育的女性更加心灰意冷。韩国基本收入党常任代表、首尔市长候选人申智慧说,在强制要求孕妇照料家人的首尔市,女性很难不选择不婚不育了。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