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全面禁用特朗普最爱的高频词

美国能否回来尚不可知,但一个说话不出格的总统形象回来了。

“拜登在白宫发表演说,特朗普严厉批评称,他这位继任者在用长单词攻击美国人。”这是美国近来流行的一则洋葱新闻。

不过,这听起来并不那么像假新闻,毕竟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于大白话和简单句的热爱深入人心。无论是推特、演说还是文件,特朗普的发言都充斥着浓郁的个人色彩,不仅让其草根支持者们感受到他的接地气,更为排外守旧的保守派选民提供了强大的情绪依托。

但这些已是过去式了。新任总统拜登不再语出惊人,虽然他也爱用平实的词句,却彻底摒弃了特朗普式充满歧视和倾向性的措辞。

无论如何,这个民主党人总统不会将非洲国家说成“粪坑”,不会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也不会给政敌起难听的昵    称,或是在公共场合发表厌女言论。

美国能否回来尚不可知,但一个说话不出格的总统形象回来了。除了抹除前任政府的偏见措辞、改用更具包容性的词汇,拜登政府还将被前任避免提及的一些词语写入官方文件,在新闻稿、行政令、网站、表格等各种场景重塑民主党人所推崇的价值观。

“非法外来人”被禁用

从竞选到执政,非法移民议题一直是特朗普攫取选票和煽动底层情绪的大杀器。无论是演说还是政府文件中,特朗普对来自南部边境的非法入境者只有大写的“拒绝”。

image.png

建墙、增派边境巡逻、以关税要挟墨西哥容留申请庇护者······特朗普动用一切办法来排斥外来者,这些人一直被冠以“alien”(外来人)或者“illegal alien”(非法外来人)的称呼,甚至常常与“入侵”等字眼绑定。

2019年,美国移民机构在相关文件中将“foreign national”(外籍人士)字样替换为“alien”;司法部则指示检察官办公室不要使用“undocumented”(无证)移民,改用“illegal alien”。

但拜登一上台便决定修正上述说法,改用“undocumentedindividual”(无身份个人)或者“undocumented noncitizen”(无身份非公民)。

根据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消息,他们将要求官员在正式文件、外联工作和其他沟通场合采用新的词汇。此外,表示“同化”意义的“assimilation”一词也被“integration”所替代,以突出融合的意味。

改变措辞或许无法立刻改变非法移民的处境,但拜登政府希望消减上任政府渲染的仇外情绪,并开始推进更为友好的移民政策。

严格而言,“alien”是用于形容外来者的法律术语,但移民倡导者认为这个词具有异化色彩,因其本身具有“外星人”含义。美国丹佛大学法律学者埃尔南德斯表示,“这个词让人联想到长了两个头的火星入侵者,用这个单词形容人是冒犯之举。”

如果追溯其词源变化,“alien”有着更强烈的排外意味。尽管这个词在美国语境中的使用伴随着时代而发生变化,但始终与“种族歧视”有着密切关联。诸如在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中,“alien”与当时被排斥的华人群体联系在一起。

尽管反移民团体和主张限制移民的官员皆否认“alien”有何不妥,但语言和行为之间被认为是存在联系的。

2019年,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发生了针对拉美裔的种族枪击事件,导致22人死亡、24人受伤。《纽约时报》分析发现,这场枪击案的凶手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其所留下的行凶宣言和福克斯新闻的语言习惯具有一致性。

《今日美国》经统计发现,自从2017年以来,特朗普在64场集会中谈及移民问题,其中至少19次使用了“lnvasion”(入侵)一词,并说过34次“animal”(动物)和30多次“killer”(杀手)。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拉美裔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群体,反移民情绪也随之升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像“illegal alien“这样的词汇呈现出危险和嘲弄的含义,成为对于少数族裔的不宽容爆发的基石。

白宫网站“改版”

新政府对于移民政策的急切推动,能从细节看出端倪。拜登与副手哈里斯宣誓就职后没多久,白宫官方网站被发现起了变化——西班牙语版本回归了。

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时期,白宫网站均能切换为西班牙语版本。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的调查显示,截至特朗普胜选的2016年,西班牙语是除英语之外美国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大约有13.3%的美国人说西班牙语。

而特朗普执政期间,白宫网站从未提供过两班牙语版本。在其就任后不久,这一版本就未再得到维护,尽管特朗普政府官员一直承诺使其回归,但终其四年也没实现。

拜登的迅速行动表明,他想要完成自己关于移民政策的承诺。正因此,他大刀阔斧推翻了特朗普对于移民的敌视政策——停建边境墙、放宽“绿卡”制度,推动“非法移民”的合法化。

这些急需获得身份的人大多来自说西班牙语的中美洲国家,而特朗普任内对这些国家的厌恶不言自明,不仅动用国防经费建墙,甚至不惜为此与众议院对垒,让联邦政府陷入停摆,只为将这些外来者赶回本土。

白宫网站的变动不止于此,性少数群体也获得特朗普所不屑的“政治正确”待遇。

如果在白宫网站填写联系表格,称谓不仅提供“先生”“女士”等基于生理性别的选项,也可以选择“Mx.”这样的中性称谓,或者自己填写其他称谓。人称代词的选择同样不再局限于“他”(he)或“她”(she),可以使用“they”这个更具性别包容性的代词。

致力于维护性少数群体权益的组织GLAAD为这些改变感到很振奋,并赞赏拜登政府动作之迅速,该组织称,“代词所表明的认可和尊重对于LGBTQ青少年的健康和幸福有很大影响”。

这一改变也意味着,LGBTQ群体在特朗普任内所遭遇的歧视局面将会终结。为了稳固立场保守的福音派等选民群体,特朗普对于LGBTQ甚少采取宽容态度,除了禁止美国使馆外悬挂彩虹旗、推翻奥巴马时期让跨性别者参军的政策,还撤销医保中对性少数群体的菲歧视性保护。

曾被特朗普改变的,拜登又改了回去。早在竞选时,拜登就强调会保护性少数群体的权益,白宫网站上称谓的多元化正是其兑现承诺的微小努力之一。而在拜登的百日计划中,其中一项就是通过禁止性别歧视、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平等法案》,但这一法案目前仅得到众议院通过,预期会在参议院遭遇阻力。

拜登还签署了行政令,要求保护跨性别者的各项权益,允许根据自我性别认同自由使用厕所、参与高中和大学的体育赛事等,但这一命令陷入巨大争议,被指责“侵害了女性权益”,特朗普也抓住机会,站出来扮演女性权益代言人。

在出席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时,特朗普批评称,“拜登和民主党的政策正在破坏女子体育,女孩和妇女应该感到愤怒,因为她们会与生物学上为男性的个体竞争。如果不解决这问题,它将终结我们认知中的女子体育。”气候问题不再是禁忌

image.png

拜登政府还将特朗普最想否认的词重新写入政府文件——气候变化。

气候问题一直是拜登竞选时的关注重点,上任当天,他就签署行政令,宣布重新加入特朗普退出的《巴黎协定》。拜登还专门增设“总统气候特使”一职,由前国务卿克里担任,足见他对于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视。在美国环境保护局的推特页面上,该机构官员也开始使用“气候危卡几”的标签。

而特朗普对于气候问题的不在乎众所周知,他从未放弃掩耳盗铃式的努力。

上任还不足一周,特朗普就要求环境保护局从其网站上删除“气候变化”页面,该页面包含全球变暖科学研究的链接,排放的详细数据,以及气候变化指标报告等内容。

特朗普的票仓与依赖能源行业谋生的底层白人大量重合,因此他不仅大力保护页岩气产业,在组建团队时,成员也大多来自能源行业游说团体和支持钻井的智库。

这些做法自然为倡导清洁能源的拜登政府所不容,“气候变化”重新可以被谈论是改变的起点。美国内政部通信负责人梅丽莎·施瓦茨告诉《纽约时报》,“我们所用的措辞至关重要,它会定下基调”。

语言不仅包含立场,也是权力的展现。法国哲学家福柯曾提出“话语即权力”的观点。语言建构出社会现实,并且与权力绑定,代表主流叙事的政治、法律等话语可以潜移默化改变意识形态,一如特朗普在无数演讲中所强化的仇外、白人至上、单边主义。尽管无法量化这些话语的具体影响,但毋庸置疑,特朗普的发言早已成为撕裂社会的助燃剂。

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也传递了和施瓦茨一样的立场。她表示,“总统对我们所有人明确表示,语言很重要、语气很重要、礼貌很重要。让这个国家团结起来,重新回到我们在全球谈判桌上的席位。这意味着在行动上翻过这一页,同时也意味着翻过上届政府的分裂和过于频繁的仇外语言这一页。”

措辞变化甚至可以是无声的——为了照顾听障人士,白宫新闻发布会如今增设了手语翻译。而在特朗普时期,因为新冠疫情简报会未配备手语同传,美国全国聋人协会曾起诉白宫。

如今,拜登政府正竭力反特朗普之道而行之,让多样性和宽容重新成为主流话语。拜登政府所推崇的语言虽然为保守派所不屑,却反映了重塑公共议题的重要性。只不过与撕裂相比,弥合总是会难得多。

3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