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药商反对豁免疫苗专利

知情人士称,疫苗生产商警告美国官员,暂时取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苗的专利,会有把新颖的技术拱手交给中国和俄罗斯的风险。

行业在华盛顿展开的游说活动已经升级,企业在不公开会议上警告白宫以及主管美国贸易政策的官员,放弃知识产权可能使中俄得以利用mRNA之类的平台,而这类平台未来可能被用于其他疫苗,甚至用来开发针对癌症和心脏病等疾病的治疗药物。

去年10月,印度和南非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议允许各国暂时豁免新冠相关医疗产品的专利权,该提议此后得到近60个国家的支持。特朗普政府当时与英国、欧盟和瑞士一起,在世贸组织坚决反对这种豁免,但拜登总统的美国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Tai)似乎在重新审议这一立场,令美国制药企业感到震惊。

image.png

最近几周,戴琦及其手下的工作人员与制药企业、工会、倡导团体以及联合国支持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的首席执行官塞思·伯克利讨论了世贸组织的知识产权规则。她在办公室表示,其正在“探索各种途径”并“评估(豁免措施的)实效”。

在4月早些时候就疫苗公平性向世贸组织会议发表的讲话中,戴琦表示,政府和私营部门两方而都需要发挥自己的作用,以“符合”诞生于艾滋病毒危机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的“精神”。

“我们希望今天能听到更多有关市场如何再次未能满足发展中国家卫生需求的事例。”她在世贸组织会议上表示,“为此,我们不得不考虑我国贸易规则可能有必要进行哪些修改和改革,以反映我们了解到的情况。”

各方在世贸组织围绕是否暂时放弃知识产权保护展开辩论的背景是,人们担忧富裕国家对本国人口的疫苗接种速度比发展中经济体快得多,后者一直难以获得足够疫苗。然而,制药企业坚称,他们已经在竭尽所能扩大生产,而且制约疫苗生产速度的因素是全球制造瓶颈,而不是专利。

这场知识产权之战进行之际,随着药价改革在拜登政府议程中地位上升,制药商再次在国内承受压力。白宫在考虑的提议包括,让美国市场的药价盯住其他工业化国家通常便宜得多的药价,并允许面向老年人的联邦医疗保险计划谈判价格。

拜登也受到政治压力,要求其豁免《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允许发展中国家仿制由制药企业开发的疫苗,而不必担心而对侵犯知识产权的诉讼。由175位前世界领导团人和诺贝尔奖得主组成的一个团体也支持豁免知识产权,他们敦促美国采取“紧急行动”暂停知识产权。公民组织全球贸易观察项目和其他倡导组织也表示,有200万人签署了支持这项豁免的请愿书。

4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