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冰球联盟球员对无缘北京冬奥很失望

布拉德·马钱德闷闷不乐,弗拉基米尔·塔拉先科也情绪不高,而且并非只有他们俩才是这样。一部分(美国)“国家冰球联盟”(NHL)的球员对联盟不许他们离队并选择代表自己的国家队参加2022年2月在中国举行的冬奥会表示失望。

尽管NHL和NHL球员协会之间达成的同意参加冬奥会的协议以新冠疫情状况没有恶化、不会扰乱本赛季比赛为前提,但许多人说,他们对自己没有参赛的选择权感到失望。

马钱德是波士顿棕熊队的左翼前锋,他本来可以十拿九稳进入加拿大奥林匹克国家队。马钱德对联盟和工会予以抨击,指责他们重组陪练球队继续本赛季的比赛,而不给他和其他人2022年2月去北京的选择权。马钱德在一篇长长的推文中说:“你们不就是想说,人不在就扣发薪水吗?这不是问题。让球员来做选择吧。”

让球员自行选择离开NHL球队参加冬奥会,从来都不在考虑之列。马钱德和塔拉先科提出的可能性更像足球,允许将球员借给国家队参加国际竞争。

塔拉先科原本可以是俄罗斯冬奥代表队的一名前锋,并表示如果让他选择,他会离开圣路易斯蓝调队参加冬奥会。他说:“当然(会离开)。选择离开的人数之多会让你惊讶。”

华盛顿首都队的队长亚历克斯·奥韦奇金说,他曾经想要参加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即使NHL没有参加。他在2017年的训练营开营前还是放弃了,他和其他球员很不情愿地接受了平昌冬奥会没有他们身影的这个现实,并希望2022年能够有所不同。

连续两届冬奥会没有NHL,这在一定程度E让人满怀愤怒地想到2018年,当时国际奥委会不愿支付NHL队员的旅行和保险费用,而此前从1998年到2014年的5次冬奥会,这些费用都由国际奥委会来支付。坦帕湾闪电队队长史蒂文·斯塔姆科斯说,球员们4年前那次参加冬奥会的机会被“剥夺—了。

上一次可能是斯塔姆科斯、队友维克托·赫德曼和整整一代NHL球员的最后机会。虽然集体谈判协议的扩展条款中包含一项关于2026年米兰一科尔蒂纳丹佩佐冬奥会的条款,但2021年的情况表明,在NHL球员的身影真正出现在冬奥赛场上前,大家对此恐怕只有悲观和怀疑情绪。

下一届冬季奥运会要等到4年以后了。让像2016年一样的冰球世界杯重现一次怎么样?马钱德的队友泰勒·霍尔对此表示支持。霍尔说:“展望未来,我希望再次看到世界杯的盛况,希望它在人们心目中变得和奥运会一样重要。”但问题是,在球员的心目中这根本不是一回事。正如斯塔姆科斯所指出的那样:“冬奥会就是冬奥会,真的没有什么能与这种经历相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