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化球员能否拯救中国足球?

中国男子足球一直是让国人心痛的话题,国家队的战绩长期在低水平徘徊,每逢大赛就崩盘。如何才能拯救中国足球?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命题,但中国足协的“拯救国足”系列方案其实从未中断实施,其中就包括倍受关注的新尝试——归化球员。


所谓归化球员,是指出生在本国国外的球员,根据国际足联的要求,主动放弃为外国国家球队效力的机会,并主动取得本国国籍,成为本国球队的球员。
新晋加盟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下称北京国安)的侯永永就是中国史上首批归化球员中的一位,21岁的他是挪威和中国混血儿,他们这批人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拯救中国足球的希望所在。

放弃音乐选择足球的“天才”

2019年2月23日,中国超级杯比赛后,侯永永向球迷致谢。
步入3月下旬,北京天气逐渐转暖。正对工人体育场西门的北京国安俱乐部门口又聚集起了追星的球迷。尽管北京国安队内不乏国际大牌球星,但被球迷们拉着自拍最多的球员当属“颜值逆天”的归化球员侯永永。球迷们把自拍照发到朋友圈,往往能收获无数点赞。
据悉,正是因为侯永永的人气太旺,尽管此前他已于2月份在苏州举行的中国超级杯上完成亮相首秀,但回到北京,适逢全国“两会”的召开,有关方面为避免过于高调,侯永永因此没有立刻在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中获得登场的机会。当然,这一天早晚会到来,只是北京的球迷们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此前的2月23日,苏州奥体中心,作为中国足坛2019年开年大戏的超级杯,侯永永在第70分钟替补登场,在现场两万五千多名球迷的见证下创造中国足球历史,成为首位在国内比赛中正式出场的归化球员。
尽管在短暂的20分钟出场时间里侯永永并未取得进球,也没有太多亮点,但在现场的中国记者却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在赛前的奏国歌仪式上,站在替补席的侯永永和其他中国球员一起,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唱完了国歌。这个细节似乎在提示所有人,为国家队效力,侯永永已经准备好了。
现年21岁的侯永永的挪威名字叫约翰·侯·赛特(John Hou Staer),母亲侯豫榕是河南洛阳人,父亲图烈·赛特是挪威人,侯永永还有位姐姐叫侯安安。尽管从小就移民挪威并在国外长大,不过因为经常跟随母亲回国探亲,加上母亲对他一直没有中断汉语教育的原因,所以侯永永的中文水平也还不错。在北京国安赛季前的新援见面会上,侯永永是中文说得最好的新援。
侯永永的父母对足球并不十分感兴趣,他们更愿意培养两位孩子的音乐天赋。比侯永永大3岁的姐姐侯安安从小就在小提琴方面展现出天赋,拿到过2009年挪威青少年音乐大赛冠军,目前已与挪威国家青年交响乐团、挪威歌剧院等合作,是挪威乃至北欧都小有名气的小提琴天才少女。而侯永永则被父母送进了唱诗班,并且学习弹钢琴。就在侯永永已经展现出足球天赋的同时,他也并没有完全放弃钢琴表演。有报道称,2015年12月,侯永永曾与79岁高龄的挪威小提琴家阿勒维·特莱夫森同台表演,在达伦斯音乐会上露了一手钢琴才艺。
父亲图烈·赛特经常自豪地说,除了音乐和足球,侯永永下国际象棋也是一名好手,很小的时候就能战胜约他下棋的成年人。总之,侯永永是一个非常聪明、一学就会的孩子。

侯永永在北京朝阳区新源里派出所领取常住人口登记卡,正式成为中国公民。
在音乐和足球两条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中,侯永永选择了后者,并展现出更大的天赋。侯永永15岁时被挪威豪门罗森博格俱乐部相中,2014年4月,16岁零101天的侯永永代表挪超球队罗森博格首次出战一线队比赛。同年九月,侯永永以16岁零258天的年纪成为罗森博格历史上最年轻联赛出场球员。
当年,侯永永还拿到了挪威足协颁发的“天才少年奖”,与挪威的厄德高、阿耶被誉为挪威足球的三大新星。
侯永永的母亲侯豫榕对儿子选择职业足球道路一直表示支持,加之侯永永在挪威的职业生涯并非一帆风顺,最终在多方因素的共同促进下,中超豪门球队北京国安向侯永永抛出橄榄枝,并且成功将其引入国内。侯永永也成为中国足球历史上首位归化球员。
加盟国安后,侯永永的曝光度得到极大提升,而国安俱乐部也积极帮助侯永永办理入籍相关事宜。他先是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新源里派出所拿到了临时身份证,正式成为一名北京市民,随后又取得了自己的中国护照,宣告正式完成入籍。

归化球员意义何在

侯永永选择成为中国归化球员的举动在挪威国内引发了不少讨论:从足球水平比较发达的欧洲国家挪威跑到足球运动相对落后的中国,侯永永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对于侯永永未来是否真的可以进入中国国家队并站稳脚跟,甚至成为绝对核心也很难预测。不过,归化球员的出现肯定会给中国男足未来选材甚至冲击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带来新思路甚至可能是“捷径”。
通过归化球员提高球队水平在国际足坛并不鲜见,比如中国的邻国日本,其足球崛起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1992年日本队首夺亚洲杯冠军,球队最大功臣当属原籍巴西的归化球员拉莫斯。
目前,归化球员也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的运动员流动方式,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原巴西籍球员费尔南德斯就代表俄罗斯队出战;葡萄牙著名球星佩佩则原为巴西队球员;西班牙著名球星科斯塔原来也是巴西籍,入选过巴西国家队,后选择代表西班牙队参加俄罗斯世界杯。
回到中国男足的现状,某种意义上,归化球员似乎也已经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在今年2月1日刚刚结束的阿联酋亚洲杯上,中国男足又一次铩羽而归,八强赛0:3大比分完败伊朗后仅获得本届亚洲杯第8名,名次甚至比越南还低。
但这样的成绩对于现阶段中国男足来说,已经算“难能可贵”,本届亚洲杯,中国男足总共23名出征球员,其中15名球员都是年龄超过30岁的老将,整个球队的平均年龄为30.2岁,是阿联酋亚洲杯年龄最大的一支球队。中国足球当下已是后继无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21岁的侯永永,以及他所代表的特殊群体——“归化球员”,不得不肩负起拯救中国足球的重任。为了确保闯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中国足协正在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从国外“召回”高水平的华裔球员看起来或许是一种不错的尝试。
毕竟,留给中国足球的时间不多了。

1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