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后坐在 办公室里的是机器人

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将听闻更多关于河流的消息。我们的文明赖以建立且至今赖以生存的河流几乎全都面临威胁,从尼罗河、幼发拉底河、恒河,到长江和墨累一达令河,皆是如此。

在布莱思·艾勒为悼念东召亚最重要的河流而撰写的《湄公河最后的岁月》 一书中,罪魁祸宅并不是造成气候变化和青藏高脶冰川融化的工业污染或是化石炫料生产,而是东南亚各国建造自水力发电大坝。作为华盛顿史听汀生中心东南亚项目负责人,艾苇总结说,从生态和商业的角度看,水力发电正迅速成为一种“过雎的技术”。艾勒沿着湄公河漫游,接触了一些住在河边、以河为生创人,他的见闻清楚地表明,这些水坝干扰了鱼类的大规模迁徙,而这些鱼类为柬埔寨人提供了他们所需的大部分蛋白质。过去500(年里,柬埔寨洞里萨湖一直由涯公河的一条可以逆转流向的支济滋养,随着湄公河干流因季节一瞠
季风气候涨落,这条支流也随之改变流向。洞里萨湖每年生产5万吨鱼,超过北美洲所有湖泊和河流的总量。

人类对水坝的痴迷由来已久,起初是为了灌溉,后来是为了电力。东南亚、中国或印度的基础设施投资是它们日益繁荣的基
础,很少有人会对此感到不满。自1947年印度独立潋来,该国已经建造了3500座大型水坝,而中国修建了2.2万座大型水坝。艾勒承认,在东南亚的湄公河地区,“普通的民众从未像今天这样健康、受教育程度高,或者相对富裕”。

10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