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养老院正上演“可怕的悲剧”

  随着欧洲养老院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上升,悲剧开始上演。

  关于法国不能自理老人疗养院(以下简称《护理院》)内死亡人数的首份“部分”临时统计4月2日晚上揭晓:884人死于新冠病毒,14638人确诊或者疑似。

  自疫情之初,护理院的死亡人数属于灰色地带,迄今未被计人官方统计数字之内。法国的护理院数量超过7500所。根据各地区数据以及相关机构负责人的宣布进行的部分统计显示,自疫情发生以来,至少有900名护理院住宿者死于新冠病毒。法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公布了老人护理院内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第一批数据,让人得以窥见一场正在整个欧洲上演的悲剧。

image.png

  最近在意大利进行的研究将特定地区记录在案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与死亡总人数进行比较,结果也表明意大利的死亡人数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逾1.3万的死亡总人数,尽管这一人数已然是世界最多。

  西班牙也在出现类似的情况。马德里北部仅一所养老院就有25人死亡,占到院内老人总数的近1/6。西班牙有大约5400所公立和私立养老院,共有19万员工照顾着38万名老人。据西班牙塞尔广播电台估计,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里有超过三分之一住在养老院。

  就连新冠病毒检测能力强于大都分欧洲邻国的德国,也面临着一场可能在养老院内的80万老人中暴发的危机。在德国人口最多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已有48人在养老院内死亡。

  最近在美国田纳西、新泽西等多个州暴发的新冠疫情使美国养老院的死亡人数至少增加到450人。这凸显了最大的漏洞:对医生、护士、助手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筛查不包括病毒检测,只是检测体温或提出健康问题。感染了却无症状的人得以顺利进入。

  新泽两州朗瓦利的约翰·巴罗斯最近带着85岁的母亲从一个生活辅助中心撤离,她说:“这里的漏洞多得像奶酪上的孔。人们进进出出,因此在这种高级设施内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

  在田纳两州纳什维尔郊外的加拉廷康复治疗中心暴发了100起感染、4人死亡后,当地市长安东尼·霍尔特指责那些出现了新冠感染症状却仍去上班的工作人员“令许多病人暴露在病毒之下”。他说:“一旦员工出现症状,他们应该立即回家,给卫生部门打电话。我认为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对于养老院入住者的亲属来说,探视禁令实际上是让他们在外面朝内张望,通过窗户或智能手机与父母和祖父母沟通。他们最大的恐惧是,自己的亲人将被单独留在人世。新奥尔良一家养老院的80岁老人罗桑·乔丹说:“如果你失去亲人,你不能过击拥抱他们。”她的丈夫是上个月因新冠肺炎去世的l3名老人之一。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