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强震”:日本外交战略被迫转向

原题为《特朗普“强震”:日本外交战略被迫转向》

2016年的日本外交,总体来说随美国和俄罗斯而不停摇摆。

5月,日本担任七国集团首脑峰会(G7伊势志摩峰会)主席国,就全球经济面临的困境进行讨论,并推动七大发达国家强化合作。趁峰会之机,日本促成美国总统奥巴马历史性地访问原子弹爆炸地广岛,双方就强化日美同盟达成一致;但随着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日美关系为核心的日本政府遭遇剧烈“地震”。

对俄方面,日俄两国领导人进行过多次首脑会谈,虽然两国关于加强经济合作的意向趋于一致,日本也着眼于缔结盼望已久的和平条约,但由于特朗普登场、美俄关系发生结构性变化,领土问题难觅进展。

在亚洲,日本意在联合菲律宾制衡中国,积极开展对东盟外交,在经济与海洋安保方面加强多方合作;而针对中国,日本也通过高层对话试图缓解东海的紧张局势。在非洲,日本重视这块拥有丰富资源的大陆,由日本主导的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在8月于肯尼亚召开。

2016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了16个国家,包括电话会谈形式在内进行了近100次首脑会议,为促使政权长期稳定而开展积极外交。然而,随着特朗普以“闭关自守”形态登场,日本外交与安保基础——日美同盟出现动摇。既然美国正在经历巨大变数,安倍外交也必须在与日本关系最密切的美国、俄罗斯、中国等大国之间重新制定平衡战略。

2016年12月27日,美国夏威夷珍珠港,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共同参观了珍珠港亚利桑那号纪念馆, 并一同向死者敬献鲜花。在随后的讲话中,安倍对珍珠港事 件中阵亡的美军战士和其他二战遇难者表示“衷心和永久的哀悼”,但没有道歉。

压轴选在珍珠港

当地时间12月27日中午,安倍来到75年前日美开战舞台——夏威夷珍珠港,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一起访问“亚利桑那”纪念馆。双方立于日军击沉的美国战列舰上方,共同悼念战争死难者。虽然吉田茂、鸠山一郎、岸信介等前首相在上世纪50年代都到访过珍珠港,但日本政府强调,作为现任首相与美国总统一起访问珍珠港,安倍是第一个。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部队攻击珍珠港,击沉美军战列舰“亚利桑那”号等多艘军舰,造成2400余人丧生,也让“勿忘珍珠港(Remember Pearl Harbor)”成为美国对日复仇的口号。“我将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一起访问珍珠港,让‘勿忘珍珠港’成为象征和解之力的新标语。”通过安排曾经敌对的日美两国人民在珍珠港和解,安倍意在向国内外展现日美同盟之坚固。

“日美历经激烈战争,却能形成同盟国,深入而强劲地联结起来。这份‘希望的同盟’将力战笼罩世界的困难,开启明天。”安倍与奥巴马一起为突袭珍珠港牺牲者献花之后,表示希望将珍珠港作为“和解的象征”,奥巴马则提到“美国与日本选择了友情,选择了和平”,对安倍访问加以好评。安倍言辞中并未谢罪,日美两国媒体大体都将这次“展望未来的和解”予以善意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在任期重合的过去四年间,安倍与奥巴马进行了9次正式会谈,而这最后一次会谈中,奥巴马向安倍表示,自己前往原子弹爆炸地广岛访问是“最为深刻的回忆之一”。

安倍之所以决心将2016年外交压轴定为访问珍珠港,有两层重要含义。首先是回礼奥巴马,感谢他此前5月首次以美国总统身份访问原子弹爆炸地广岛,并为和平纪念公园献花。更重要的是,访问珍珠港可以触动美国人民心弦,展现出日美关系的成熟形态,进而抢先落子布局、让抱持“美国第一主义”的新任总统特朗普不能轻视日本。

特朗普风暴

美国当地时间11月8日(日本时间9日)举行的美国大选,既是震撼世界之日,也是决定日本外交的命运之时。9日整个上午,据说安倍一直待在官邸,打开美国地图,注视着电视机里的开票状况。由于特朗普此前主张脱离《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要求日本负担更多驻日美军费用,日本政府不免抱有强烈的警戒心。

特朗普甫一呈现优势,安倍立刻指示首相辅佐官河井克行访美,并在特朗普发表胜利演说的15小时之后通过电话传达祝贺。11月17日,安倍更是先于世界各国首脑,率先在纽约与特朗普完成面谈。

从2012年开始,四年间安倍总共访问了66个国家与地区,积极开展“价值观外交”,与主张民主主义及基本人权的国家深化合作。日方认为,中国在东中国海设定防空识别区、在南中国海建造人工岛都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挑战”。安倍政权开展“价值观外交”,也无疑是感受到中国在经济与安保方面存在积极政策。

不过,由于6月英国脱欧、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日本外交以为根基的民主主义理念乃至日美同盟都有可能从根本上遭到颠覆。很多外交人士都认为,动摇战后国际秩序的根源地很可能从东亚转移至欧美。

“特朗普风暴”也影响到了日俄谈判,而这也是安倍政权眼中2016年外交的重要课题。

失败的温泉外交

“如果特朗普没有当选,普京总统没准儿会与安倍首相一起泡温泉吧!”普京访日之际,执政的自民党干部不无自嘲地向我说道。

12月15日,安倍专门邀请普京来到自己的老家——山口县长门市,晚餐会还用了山口县产的日本酒“东洋美人”加以招待。日本希望通过会谈能够推动北方领土问题的谈判,进而为缔结和平条约铺好道路。

所谓北方领土问题,是指俄罗斯占领择捉岛、国后岛、色丹岛、齿舞群岛的问题。1945年8-9月,当时的苏联军队攻取日本北方四岛。针对占领问题,由于英、美、苏对日作战缔结雅尔塔协定,日本又接受了波茨坦公告,俄罗斯便主张自己是“正当取得”;而日方认为,1945年停战时期,苏联军队无视《日苏中立条约》(1941年缔结)而进攻北方四岛,所以俄罗斯如今属于非法占领,需要返还。

由于领土问题,日俄两国在二战后并未正式缔结确认战争结束的和平条约。如果北方领土问题能够解决、日俄和平条约得以缔结,那么安倍必会在日本现代史上青史留名。从2006-2007年第一次安倍内阁时期算起,安倍与普京一共会谈达16次。本次山口会谈前有人提出,为了推动领土谈判,安倍可根据气氛邀请普京共沐温泉。类似的话俄方也有人说——在俄罗斯只有泡桑拿才能谈成事情。

不过12月15日、16日两天的首脑会谈中,虽然双方针对在北方四岛实现“共同经济活动”的初步协议达成一致,但四岛归属问题却迟迟没有进展。联合记者会中,普京也未明言是否去泡温泉,“温泉外交”只能以失败告终。

其实早在9月前后,普京对领土问题谈判还展现出积极态势。当时俄罗斯希望通过强化对日关系打破七国集团封锁,日本希望利用俄罗斯这种想法来推动领土问题谈判。然而从10月开始,俄罗斯逐渐展现出对日强硬态势,一位在山口县与普京会谈过的自民党议员分析说:“由于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展现出亲俄态度,普京或许认为没必要着急接近日本。”

安倍政权虽然重视在安保及能源战略上与俄罗斯构筑关系,然而山口会谈的结果却显示,俄罗斯暂时并不热衷于接近日本。而且,如果日俄关系过度强化,七国集团合作也有分裂之虞,日俄两国近期在政治层面恐怕难以迅速接近。

走向对华合作

奥巴马政权推动的“重返亚洲”政策难见曙光,也逼迫日本重新制定对中国战略。较之与中国形成对立形态,日本更可能与这个庞大邻国追求以经济为主轴的合作态度。

“我将签署一份从TPP中退出的意向声明,(这份协定)对我们国家是潜在的灾难,”11月21日,特朗普在社交网站YouTube上发布视频讲话,提前宣布2017年1月就任第一天就退出TPP。这对于以TPP为增长战略支柱的安倍政权而言,无疑是沉重打击。虽然日本表示会继续请求美国参加TPP,但与此同时,日方也会积极参与日中及东盟(ASEAN)各国均会参加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日中韩的《自由贸易协定》(FTA)等相关多边协定之中。

日本一边采取上述方针推进以亚洲为中心的经济圈,一边也以参与亚洲事务有利而游说美国,以防止美国“脱离亚洲”。中国作为亚洲经济重要参与者,日本更不能无视。虽然安倍政权在南中国海问题的立场不会变更,但随着中菲关系的改善,日本不但不会冒进,反而会避免涉及南中国海问题。2017年是日中关系正常化45年,2018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日方或会试图切实改善日中关系,探索如何促成安倍首相访问中国,以及促成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日本。

2016年以来,我一直负责报道日本外交政策事宜,但说到安倍外交是否成功,由于变数太多,在目前时点仍难以评价。我所在的共同社在2016年11月26、27日两天实行了全国电话舆论调查,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高达60.7%,这是2013年10月舆论调查以来的最高值。相较之下,邻国韩国的总统朴槿惠由于闺蜜干政丑闻影响,支持率早已跌至5%左右。以内政稳定为背景开展积极外交,增加媒体曝光率,继而维持高支持率——大体而言,安倍政权的战略可谓成功。

不过,一些政府干部却对日后预期不甚乐观。由于未能提前预想到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等“黑天鹅”事件会给日本的外交事务带来深刻影响,外务省内频繁听到这种声音:“以后必须要提前预想到,难以预料之事绝非不会发生。”

日本长年身处美国“核伞”之下,以稳固的日美同盟为基础而发展至今,如若美国领导能力减弱,日本将如何自处?2017年,日本人或将被迫面对二战以后最为重大的选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7年第2期,总第603期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