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投资致富群”围猎的老年人

“扑通”一声,74岁的陈叶跪在了自己的儿子李明面前,她将头砰砰地磕在地上,老泪纵横,祈求着李明不要把自己从手机微信里的那几十个“投资致富群”中删除退出。

“你不能退,退群就是要我的命了!”陈叶大哭着说。她告诉儿子,她与群里的人签订了保密协议,群里的人知道自己家的地址,要是退群,就是脱离组织了,万一找上门来,把家里人全部抓起来,那真是要了她的命了。

李明告诉记者,不论他如何劝说、解释、软磨硬泡,母亲就是不肯退群,还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死要活。

看着母亲跪在他的面前,头磕在地上,李明不忍,只好把手机还给母亲,他说:“母亲完全被那些手机里的群洗脑了,她不相信警察,不相信儿子,只相信群里的那些‘高人’。”

“北京房子免费送,但要先交百万契税”

陈叶的手机里,有30多个各种不同的投资致富群。群成员大多为30人、50人左右,至于聊天的内容,包含了数字货币、海外矿场、公司股权期权等等所谓的投资项目介绍,令人眼花缭乱。

其中一个仅有18个人的致富群,声称会员激活最低1650元,投资股权,涨幅空间大,利润翻倍。

在这个财富致富群里,充斥着各种公司的股权认购信息,包括一元一股配送一瓶保健品,还有涉及到国际的矿产投资,原始股权仅70元一股,市值1400元。

创建者标榜股权项目人人持股,全民参与。声称“无股权、无期权不大富”,抓住当下给予,为子孙后代造福。同时,还要求群成员激活会员时,必须把账号、登录密码、支付密码一起发在群里。

另一个成员40人的群中,主要“投资”数字货币,一千元配送五千股股权。号称是国家唯一一个数字商城,面向全球投资者开放。

一个扫码放款群里,则天天在宣扬:商品不要钱,人人可以领。

而那些“共创和谐财富群”,通常宣称可以投资未上市公司股权,获利数倍。其中一个微信金融致富群里,号称投资35元一股,一年后可获利万元。

2020年1月份,陈叶进入的一个“和谐中国”微信群,号称由某部门主导的一个国家项目,对特定人群实行福利分房政策。李明记得,当时母亲高兴极了,问他,我们在北京很快就要有房子了,你是要王府井的房子,还是要前门的房子?郊区的不要,太远了,生活不方便。

听得一头雾水的李明细问母亲陈叶究竟是怎么回事,得到的答复让他哭笑不得——国家强大了,有钱了,要向特定人群分福利房了。陈叶告诉李明,这是某某部门做的好事,人家都有红头文件。

进一步细问,陈叶告诉他:虽然免费是免费的房子,但是契税还是要交的。以王府井附近片区的房价为例,契税大约近百万元。

“说到这里,稍有辨别能力的人立刻就能判断出,这是一场骗局。”李明说,但是他的母亲却深信不疑。

那一段时间,陈叶每天在群里开会,早上七点,群里就开始发各种信息。有一次李明凌晨两点起夜,听到母亲的屋子里哇啦哇啦不知在说些什么,他轻轻推开门,看到陈叶躺在床上,右手高举着手机,与群里的人讨论得热火朝天。一条一条的语音听下来,都在分析要北京哪个区域的房子合适,没有一个人怀疑此事的真假。

见李明进屋来了,陈叶还高兴地让他一起听。陈叶的兴奋,在李明那里变成了愤怒,他把手机从母亲手里抢过来,直接在群里开骂,“我告诉群里的这些人,这都是骗子,借着免费发房子的名义,要你们交税钱。”

李明的话,在群里炸了锅,到处都是回骂他的话。陈叶气得手抖,和儿子抢起手机。两个人争执,李明啪的一声把手机摔了,转身回了自己屋,听到母亲在卧室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念叨着白养了儿子。

没两天,陈叶又重新购买了一部手机,仍和以前一样,天天在群里开会,讨论如何在北京选福利房子。李明看到了,拿过来又摔,母与子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

为了劝说老人,儿媳妇从网络上搜寻陈叶提到的某某部门,根本就没有这个机构。陈叶则理直气壮地告诉她,这是国家保密单位,网上不可能找到,只有红头文件能证明。

image.png

李明和陈叶商量,你万一上当怎么办?上百万的契税不是小数目,不如在群里问一问,“结果只提了一个问题,人家就把我妈给踢出去了。”

陈叶为此事,与李明大吵大闹,骂他是不孝之子,让她在群里无法做人,等等。自此之后,陈叶再也没有将手机给李明看过。

直到现在,谈及此事时,陈叶还在后悔。但她不是后悔李明在群里提出疑问,而是后悔不应该怀疑,某某部门不可能骗人,“你都不相信,那国家凭什么给你好处?文件都是盖着某某部门红色的大印章,儿子太不懂事,不知道做父母的是为他着想。错过了一个多么好的机会。”

入群签保密协议,被告知问问题犯法、会被抓

陈叶之所以相信这些致富群里的信息,是因为她曾经“亲眼见过”有人因此赚过钱。在她看来,那是一次被自己错过的发财机会。

2014年,陈叶在某养生馆认识了一位“朋友”,与她说起一个投资项目,投资—万元,每个月返900元,一年返本,投得多赚得多。有急用钱了,声称随时可以提款。

就在陈叶将信将疑的时候,养生馆做理疗的40多位老年人,有一半的人陆续投入,最多的一个退休干部投入近30万元。一年之后,30万元竟然翻倍至60万元。投资者还经常收到项目赠送的保健食品,蜂蜜、木耳、大米、食用油等等。陈叶在观察半年多之后,终于忍不住投入了6万元。

交了钱之后,领回了一些保健食品。前三个月,陈叶每月都能够定期收到返款,为此她兴奋不已。第四个月,钱没有打到账上。当时养生馆里的人相约去打听,被告知资金没有问题。随后不久,有人告诉她,这个项目“爆雷”了,11万人被坑,涉及资金超过13亿元。

虽然自己的6万元投资血本无归,但陈叶亲眼看到有两个老人,在爆雷之前,将钱款全部提了出来,成为少数全身而退的投资者。她认为自己只是运气不好,没有在爆雷之前退出,“总有一个项目能够赶上好时候,投资—下子就全部回来了。”

对于儿子的劝说,陈叶认为是胡说八道。她告诉李明,自己已经签了保密协议,问多了是犯法,警察会抓人。李明要看看她签了什么样的保密协议,陈叶却说能看就不叫保密协议了。

每一天,30多个致富群里的信息此起彼伏,今天一个投资项目,明天一个数字货币。想要投资,先建档,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联系电话,甚至家庭成员的信息等等一个不落,有的还要交10元建档费。投资大小不一,三千五千,—万两万,甚至几十万上百万,都可以投。

image.png

除了项目介绍,群里还天天发送某某人投资成功的截图,每一个截图发出来,群里到处是掌声和鲜花,陈叶就拿这些内容给李明看,说人家都投资挣钱了,你们看一看,就你们没福气,有钱也不会挣。

6年时间里,陈叶花费了约30万元,参加了多项投资,全部打了“水漂”。

2017年,她投入3万元人股一家酒类公司,当时群里声称一年后上市。每一个投资者,都会得到该酒厂赠送的高档白酒。李明在网上查询,发现根本没有投资酒厂的信息,告诉陈叶上当了,但是陈叶不相信。

2018年,到了酒厂上市的时间了。陈叶去找微信群里的人,才发现这个群早已解散了。

然而陈叶仍然固执地认为,公司上不了市,是市场不好,暂时无法上市,不能说是骗子。

2018年,经一个财富群里素未谋面的“朋友”介绍和拉群,她又拿出5万元,投资了一个新项目——购买一家即将于2019年上市的公司的期权。

在这个人数为53人的财富群里,天天发送这家公司所谓的创始人的信息,例如参加国家级别的会议,和重要领导合影,获得的各种各样的荣誉等等。

2018年8月份,陈叶投入了—万元,做起了初级股东。根据介绍人的要求,她将自己的银行卡、身份证等个人信息,发送给了对方。交钱后,对方没有向陈叶邮寄任何可以证明她成为初级股东的实物信息,只是告诉她,钱交到了公司里,期权证书可以在公司网上查到。

而这张所谓的期权激励证书,上面虽写着陈叶的名字,但注明出资金额为0元,出资方式为赠送,期权为250股。由此,陈叶坚信,自己已经成为该公司的初级股东,一旦上市,将会有数倍的收益回报。

成为初级股东后,陈叶又被这个群里新认识的“朋友”拉入了另一个群,被告知可以在公司的商城里选购包括保健品、大米、食用油,甚至床垫等商品,全部都是免费赠送。陈叶选择了多种保健品,数日后,果然邮寄至家中。

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让陈叶完全没有想到,2019年7月,她在银行办业务的时候发现,自己卡里的钱,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转走近五万元,而她本人,则被群友告知,已经成为公司的高级股东了。

“骗子太可恨,我却没有任何办法”

对于自己的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转走,陈叶多次询问介绍人,得到的答复是,扣款的事情,是公司在社会上招聘的某员工做的,公司创始人并不知道此事,“她告诉我,董事长在美国,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什么时候处理这个事。”陈叶说。

对方还告诉陈叶,公司2019年一定会上市。陈叶寻思着到时自己一定有收益,就没有声张公司未通知就扣款的事情。

随后,陈叶一直在关注着股东群里的动态。群里时不时会发一些在上海某酒店开会的照片、视频。视频中的人喊着“让伙伴幸福”等口号,一派热火朝天。陈叶也想去参加活动,但对方告诉她,“你年龄大了,就不要来了”;还经常保证:“你就放心吧,公司都有股东的名单,只要上市,我就通知你。”

然而直到今天,公司上市仍然杳无音信,陈叶多次询问,没有回信。

2020年9月份,又有一个陈叶投资的财富群突然解散了,她急火攻心,住进了医院。李明再一次劝说母亲退出所有类似微信群,不要再相信任何人。但陈叶仍然抱有希望。“我妈说不可能各个群都是骗她的,总想着有一个群投资对了,就把所有赔的钱都赚回来了。”

在李明多次询问之下,陈叶说出自己被升为“高级股东”的事情,2020年11月底,在儿子的不断劝说下,两个人终于前往派出所报警。

民警一听事情原委,让陈叶将手机拿出来,解锁后,看到手机里30多个致富群,直接告诉陈叶,你被骗了。民警告诉陈叶,一些诈骗案和陈叶的情况一模一样,都是号称致富群、投资群,每个群少的只有十几个人,多的40、50人,只有一个受害者,其他的都是托,联合起来骗受害者。

陈叶不相信,说公司都快要上市了,新闻里都说了,群里让去上海参加股东大会呢。民警告诉她,你千万不要相信,不管多少人的股东会,大多数是托,围着你转,营造出假象,就为了骗你投资人股。

民警苦口婆心劝导陈叶,你要相信儿子的话,千万不要投资所谓的公司股权等等。只要是网上要求转账投资,全部是骗子。并且,不要把身份证、银行卡等信息交给他人,被转走钱款的风险极高。

在派出所,李明还发现母亲近期有另一笔1.2万元的转账,问陈叶:这些人你都认识吗,你就给他们打款?

陈叶一把抢过手机,大声说,这个人她认识,是某保密单位的人,不可能是骗子。民警也来劝陈叶,说任何一个保密单位,没有人会做出要求人民群众转账的事来。

哪知陈叶听完,竟然直接开始指责民警无知,民警问她为什么不相信警察,却相信“群友”,她说因为这个单位里的人,比民警官大。

这些年,为了这些财富群,李明没少和陈叶吵架,可陈叶始终坚持认为,自己70多岁的人了,还能够活几年呢,所有的一切投资回报,都是为了儿子,“他不理解老人的心,和他说不明白。”

面对执迷不悟的母亲,李明则更加无奈,还有愤怒:“她只信致富群里的人,被洗脑了。谁也劝不住,骗子太可恨,我却没有任何办法。”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