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疫:为何从佛系走向严苛?

对来势汹汹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一向被认为躺平防疫的日本于2021年12月果断下令“封国”。

日本国土交通省12月1日宣布,各航空公司在12月底前暂停所有入境日本国际航线的机票预订,其中包含在海外的日本人。但仅仅过了一晚,日本官房长官松野博一于次日上午召开记者会称:“将取消一律停止预订机票的要求,并再次通知航空公司要充分考虑海外日本人的回国需求。”

“封国”期间,日本政府原本将每日入境人数上限从5000人减少至3500人,但随着日本人回国需求的增加,松野博一在12月7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在(返日机票)预约告一段落的12月下旬以前,一定程度上允许日均入境人数超过3500人。”

虽然日本政府对海外日本人开了绿灯,却不能消除他们的疑虑。一位日本驻京人士向《凤凰周刊》表示,“政策来回变,这个情况下谁敢预订机票,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已确诊多例奥密克戎感染病例

自2021年12月以来,日本已确诊多例奥密克戎感染病例。

第一位感染者是一名男性外交人员。他在成田机场的入境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随后判明其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接着,日本又发现分别在秘鲁、意大利、尼日利亚等地停留、入境日本的确诊病例。

11月28日,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把奥密克戎毒株列为“需要警惕的变异毒株”,升至最高警惕级别。该研究所为了掌握日本国内疫情,将对病毒进行基因组解析,并于近期启动能迅速找出疑似案例的专用PCR检测。鉴于该级别上调,厚生劳动省向地方政府发送通知,要求对尽可能多的检测样本实施病毒基因组解析。

12月1日,日本政府正式开启新冠疫苗第三剂加强针的接种,接种者需完成第二剂新冠疫苗接种满8个月。据共同社报道,医护人员当天起可接种美国辉瑞公司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加强针。老年人和其他群体预计从2022年1月起可接种加强针。

依据日本现行政策,年满18岁群体可接种新冠疫苗加强针。政府尤其鼓励高感染风险从业人员和感染后高重症风险群体接种加强针。

松野博一亦透露,日本政府将根据疫情发展情况、各自治体的准备情况及接种能力,让更多人提前接种加强针。“我们将重新讨论,是否要缩短等待8个月再接种加强针的要求。”

“封国”是对前两任政权的深刻反省

岸田多次接受质询时强调,奥密克戎毒株在世界范围的感染性扩大。对于禁止外国人新入境等对策,“我已经做好准备承担批评”。

“岸田上台以来,几乎每天都在关注世界各地的疫情状况。为了不重蹈菅义伟政权的覆辙,简直是神经质了。”一位厚生劳动省人士透露,他不仅要求我们收集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数据、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信息,还要求外务省从驻外使领馆获取疫情信息。在变异毒株方面,岸田亦要求专家模拟日本国内变异毒株传播扩大的情况。目前,国立感染症研究所、东大医科研究所等各研究机构完全转向研究奥密克戎变异毒株。

岸田身边的一位议员则表示,岸田之所以坚持采取强有力的对策,是因为过去一年没有流感疫情,接下来国民可能会同时面对新冠病毒和流感病毒。

对于岸田如此果断的做法,一位日本政治记者向《凤凰周刊》分析指出:“岸田文雄作为国家元首的形象还是比较弱的,周围的人都盯着他,因此需要显示出强有力的领导力。另外,东京奥运会也结束了,日本政府不需要考虑太多国际因素。”

“日本是地方自治制度,所以很难‘封城’,但可以选择‘封国’。”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新生向《凤凰周刊》解释说,“因为这属于行政机构的日常事务,内阁发布临时的政令即可。‘封国’既能收获舆论好评,又可以提高支持率,岸田何乐而不为呢?”

就在日本应对变异毒株最关键的时刻,前首相安倍晋三于2021年11月30日来到首相官邸,与岸田进行了约20分钟的会谈。会谈前,岸田甚至前往大厅迎接安倍。这是安倍头一次以自民党最大派系清和会会长身份提出会面要求,据说是为了确认未来在政权运营上进行合作的方针。

image.png

安倍在会谈后告诉记者:“作为党内最大派系,我们将坚定地支持(岸田)政权。我告诉他,这是派系全体(人员)的想法。”

有批评声音指出,在防疫最困难的时候,安倍却为了炫耀自己的权力跑来首相官邸,浪费大家的时间。“安倍还是那个自我本位、招人讨厌的家伙。”

岸田的“封国”举措率先得到日本医疗界的肯定。日本医师会会长中川俊男肯定道:“现在,日本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岸田首相先发制人、及早采取措施,日本医师会将全力支持首相的决断。”

京都大学病毒与再生医学科学研究所古濑祜气亦评价说:“通过这一(封国)措施,呵以推迟(奥密克戎)进入日本扩散的时间。此外,这次政府发出强烈的信号,向国民传达了‘今后也要做好准备’的信息。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政界也对新首相的决定表示支持。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滓男直言:“不能像此前应对德尔塔毒株那样陷入被动。”一直批评菅义伟内阁的自民党外交部会长、原外务副大臣佐藤正久亦评价道:“与以往相比,岸田内阁非常早就作出了应对。”

原大阪府知事桥下彻称,“这是岸田政权为了观察病毒状况、确认疫苗效果、强化医疗体制的临时措施。我对此表示支持。但不能原谅的是,国会议员至今仍未对入境相关法律作出修改。”

日媒评论认为,这大概是岸田对安倍和营义伟政权在防控疫情失败后进行的深刻反省,因此迅速采取应对措施。“作为一国首相,这样的决心是不可或缺的。这有助于消除国民的不安。”

“不适合封城”的日本,为何变卦?

新冠疫情暴发两年来,日本共经历过五波疫情,其中以2021年7月下旬暴发的第五波疫情最为严重,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均达到高峰。当时,时任首相菅义伟信誓旦旦地说:“日本不适用封城的方法。”

一直以来,日本“呼吁”国民通过自我约束减少接触,始终没出台具有惩罚性的措施,而且明确表示不会“封城”。日本首相即使想要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也需要具备较高的政治敏感性。

《联合早报》曾评论道,“要看到日本战后几十年所积累的反公权力、集中保护私权利的主流价值观。无论在国会还是在舆论界,自由派人士都在批评首相可能通过使用紧急状态扩大国家权力、为修宪等开绿灯。”

即使实施“紧急状态”,涩谷街头的年轻人仍在喝酒狂欢,并表示“没有罪恶感”。各店铺就算缩短营业时间,仍有许多民众光顾。

不过,自2021年10月以来,日本新增确诊人数忽然呈现断崖式下降。11月1日,东京都和大阪府的新冠新增确诊人数分别为9人和7人。这是自2020年5月31日以来两地单日新增确诊人数首次降到个位数。面对“日本防疫躺赢了吗”等疑问,日本政府和病毒专家至今未能给出标准答案。

日本国立遗传学研究所教授井之上逸朗试图给出解释称:“影响德尔塔病毒修复的变异酶发生了变化,病毒或趋于自然死亡。”相比于此,更被认可的一种说法是,日本积极推动疫苗接种起了效果,尤以老年人为中心的群体得到了全面接种。截至目前,日本超过75%的人口完成了两剂新冠疫苗接种。

当然也有质疑声认为,出于政治考量,日本核酸检测数量下降了。日媒分析,10月31日是日本众议院选举的投计票日,执政的自民党为了得到“成功应对疫情”的评价,有意控制了PCR核酸检测数量。

无论如何,在奉行“佛系防疫”的日本,如此全方位的“封国”举措实属首次。面对变异毒株的汹汹来袭,日本医师会会长中川俊男敲响警钟:“在最坏的情况下,必须警惕由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引起的第六波疫情。”

留学生、技能实习生等忧心忡忡

日本政府宣布“封国”后,日本航空公司和全日空均发表声明说,根据政府的要求,已经暂停了12月底前所有赴日航班的预约。目前已经预约的航班不会被取消,但受到每日入境人数的限制,将难以更改。

目前最失望的或许是正在办理入境手续的海外商务人士、留学生和技能实习生了。2021年1 1月8日,日本刚刚宣布放宽入境限制。他们原本是被允许第一批入境日本的外国人。然而仅仅过了三周,一切又成了未知。

“帝京大学(位于东京)已经为我申请了2022年3月24日后入境日本的手续,这下又要延期了。”北京一所大学就读日语专业的陈静(化名)颇为无奈。

她告诉《凤凰周刊》:“我属于2021学年的留学生。按照日方要求,2019学年及2020学年滞留在中国的留学生能优先入境日本。如果未来再次放开入境,所有手续又需要重新提交。”

与此同时,大阪市一所日语专门学校原计划在2021年年末接收77名留学生来日学习。该校负责人表示:‘学校已经安排好了学生的在留资格(日本颁发的入境许可)证明书和机票,原计划12月开始接收国际学生。但由于现在政府不让入境了’我们正忙于向海外的学生作出解释。”

一位日本驻华企业人士告诉《凤凰周刊》:“在接收派遣员工的企业,由于一部分员工工作签证即将到期,将有一定数量的日本人要回国。如果无法确保替代他们的人何时能人境,可能会出现生产线停产的情况。”

日本岐阜市养老看护机构“和光会”原计划于2022年1月接收来自印度尼西亚和尼泊尔的10名特定技能实习生,相关负责人因此呼吁,“养老院已经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希望(政府)适时对入境政策进行调整。”

1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