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做错了什么?

  韩国瑜成为台湾首个被罢免的县市长,除了诸多被讨论的外部因素,韩自身又犯了哪些致命的错误?随着韩的被罢免,“韩流”这一独特的政治现象,也可能在岛内消失。

  高雄市在6月6日,度过了极不平静的一天。先是市长韩国瑜被罢免,紧接着传出噩耗,一向挺韩的国民党籍高雄市议会议长许昆源,因无法按捺悲痛心情跳楼自杀了。

  罢免结果公布不久,许嵬源在脸书上写了一篇饱含热情的帖子《这一次,谁会是赢家?》,这是他留在世上最后的文字。

  韩国瑜是台湾政坛异类,堪称“奇迹创造者”,他这次仍然创造了-一个政治奇迹,不过跟上次正好相反,上次他创造了“成功奇迹”,这一次却创造了“失败奇迹”——居然破天荒成为台湾首个被成功罢免的县市长。

  客观评价,韩国瑜和他的市政团队,在市政方面的表现可以说是全台各县市中最好的:新冠疫情防疫、平整道路、疏通下水沟渠、点亮路灯、维护治安、照顾弱势群体、招商引资······一年左右的时间做了前任民进党市府十年都未能做到的事隋,这些都是蓝营经常拿来说嘴的政绩。

image.png

  但真应了那句古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谁能想到,现在这位被霉运缠身的韩市长,曾是2018年制造强大“韩流”,端掉民迸党大本营高雄的“卖菜郎”韩国瑜呢?!

  韩国瑜为何惨败?除去岛内一边倒的政治、媒体、民意形势,民进党当局和其众多附随组织不择手段的剿灭,国民党绝大多数政治人物的袖手旁观甚至落井下石,韩自身的原因又有哪些?

超高票被罢免,数据显示韩国瑜在劫难逃

  根据台湾选举机构公布的数据,6月6日举行的“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共有96万多人参与,投票率为42.14%,排除掉5000余张无效投票之后,其中赞同罢免韩国瑜的票数为93万多张,占97.40%;反对罢免票数仅2.5万多张,占2.60%。

  一边倒的投票数字,已经无需多解释,意味着韩国瑜这市长位置是坐到头了。

  按照台湾的“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要罢免一位官员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获得1%的选民签名提议;第二个阶段获得10%的选民签名连署;然后才开始第三个阶段,即投票。只要得到选举区选民数量四分之一的赞同票数,且赞同票数多于反对票数,就被视为罢免成功。

  以这次高雄罢韩案为例,当地总共有229万选民,走过前两个阶段,投票时只要超过57万票赞同罢免,并且多于反对票,罢韩就算成功了。结果没想到,不但超过预期的法定票数,而且飙到93万多票,反对票只有区区2.5万多张。

  其实,同意罢免的票数比例,比很多民调机构做的预测要略高,但反对罢免的票数比例,却比预测的更低。对于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评价也截然不同。支持韩国瑜的人认为,这可能跟韩此前呼吁自己的支持者“不要出来投票”有关;反对韩国瑜的人则认为,如果韩不说这话,更多人出来投票的话,反对罢免他的票数肯定不会才2.5万,但支持罢免他的票数会更多。

  6月6日这一天,注定是台湾“韩粉”最黯然神伤的日子,也是反韩力萤最欢天喜地的时光;同一件事情,不同阵营的表现冰火两重天。

  投票结果出来,韩国瑜前往行政中心开记者会,沿途“韩粉”的哭声此起彼伏,不时传来“市长加油”的呼喊声,有些人甚至哭到崩溃。电视镜头对准一位泣不成声的大妈,记者向她提问,大妈连连摆手:“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差点站立不稳,随后倚在墙边嚎啕大哭。

image.png

  而在罢韩总部那边,人们同样群情激奋,听到成功的消息传来,全场欢声雷动,高兴地拉起黄丝带,热情地呼喊口号,很多人互相拥抱,不少人激动得流泪。

  韩国瑜带领自己团队站在台上,他发表了“两个感谢、三个遗憾、一个祝福”的讲话。他特意强调:“我们高雄市有130万的市民朋友并没有出来投票,感谢他们对我们团队的支持,也感谢他们能够认同这场选举是他们没有办法接受的,甚至有人认为,这是一场不公不义的选举,所以有130万的市民朋友没有出来投票,韩国瑜非常非常地感谢。”

  从2020年1月份到5月底,综合十几次不同机构的民意调查来看,支持罢免韩国瑜的最低数字有45%,而最高数字曾录得65%,大多数结果在50%-57%之间,中间数字为55%。

  假设这次罢韩投票人数跟2018年市长选举人数一样多,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不妨来推演一下。

  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投票率约为74%,有166万多人参加投票,韩国瑜得票53.87%,即89万多票,民进党陈其迈得票44.8%,即74万多票。如果这次也有166万人来投票,取个支持罢免的中间数字55%来看,同样能得到91万多票。

  也就是说,韩国瑜无论如何逃不过此劫,除非这次罢免投票不举行。其实韩国瑜从4月8日起,已经试图通过司法途径要求停止罢免案,但五次都被民进党当局控制的相关法院和委员会驳回。

同为“落跑市长”,韩为何一定会被罢免?

  罢免韩国瑜的运动主要由绿营的三个团体发起:第一个是前民进党高雄市府文化局长尹立发起的“WeCare高雄”;第二个是李佾洁发起的“公民割草行动”;第三个是“台湾基进”。“WeCare高雄”和“公民割草行动”这两个团体及其运动,就是为了罢免韩国瑜而诞生的。那个“公民割草行动”早期的名称就叫“韩国瑜市长罢免连线”,他们创造了好多搞怪的口号来攻击韩国瑜,吸引支持者,如“草包不住火,割草靠你我”“城市不筑,败事有瑜”。

  他们批评韩国瑜竞选市长时有诸多“政策跳票”,比如太平岛挖石油、香港赛马来台、F1赛车来台、高雄迪士尼、爱情摩天轮。但韩国瑜刚刚就任市长,这些事项还必须由台当局批准、配合,就算各方面都很顺利也不是一两年就能实现的;而且岛内各个政治人物的选举政见,也不可能全部兑现。全台蓝绿民众都明白,这些只是民进党不能让韩国瑜坐稳高雄市长的借口而已。

  韩国瑜宣布参加2020年1月的台湾地区领导人竞选,终于给了罢韩团体一个有些正当性的理由,他们斥责韩为“落跑市长'’,这是指韩刚当选市长半年就去参加“大选”。

image.png

  韩国瑜最大的软肋,以及导致他从巅峰急速跌落的原因,就是“落跑”这件事。尤其他参加“大选”失败后,几乎进入政治生涯的至暗时刻。

  担任地方行政首长又去参加台湾地区领导人竞选的情况,韩国瑜倒也不是头一例,以前民进党的吕秀莲和国民党的朱立伦都曾经发生过类似情况。2000年吕秀莲以桃园县长身份去参加“大选”,2016年朱立伦以新北市市长身份参加“大选”。而且朱立伦还在参选前一再表示自己不会去参加“大选”,会在市长任上“做好坐满”。

  为什么做同样的事儿,别人却未遭遇韩国瑜的下场?

  韩国瑜以“政治黑马”的路数崛起,而且他这匹黑马还颇为另类,在国民党内外都充满了争议。无论是支持他的人,还是反对他的人,都容易走向狂热。支持者会把他当成明星追撵,对他如痴如醉,认为他是“大救星”;反对者对他恨之入骨,认为他是个“大草包”和“吹牛大王”。这样的人物,自然时刻被别人紧盯。

  韩国瑜崛起子高雄,这是民进党的大本营。1998年国民党的吴敦义从高雄市长位置卸任后,民进党的谢长廷开始担任市长,从此之后民进党人出任市长连续20年,直到韩国瑜南下高雄掀起“韩流”,创造逆袭奇迹。

  “韩流”逆袭一事让民进党非常不安,类似自己家卧室里站着外人,感受可想而知。对韩国瑜而言,相当于在别人地盘上偶然取得胜利,形势本身就颇为险峻。当地铁杆绿营人士时刻找寻机会想把他拉下马,韩国瑜正好给他们留下了把柄。

  当年吕秀莲和朱立伦都是在当满一届县市长后才去参加“大选”。朱立伦虽然参加大选失败,但他当市长的新北市,本来就属于蓝营的地盘,在自家地盘,什么事儿都好说,所以不会发生罢免。朱立伦参加“大选”在党内外就没什么争议,先是当选党主席后才顺应形势改变初衷,一切顺理成章。吕秀莲虽然在桃园县县长任上参加“大选”,但—方面她是作为陈水扁的副手而参选,不是政治焦点,另一方面她成功了,也就不用品尝失败的苦果。

  韩国瑜在高雄的成功,毫无疑问是因为拉到了中间选民和一部分绿营选民。他在高椎的这种成功,大不相同于其他县市选举中的成败,被寄予的期望过多,担子相当沉重。结果担任市长半年,他就违背当初的承诺,决定参加“大选”,在党内外都出现了负面效应。

  韩国瑜突然决定参加“大选”:也打乱了国民党高层的利益布局。本来党内大老们多数决定支持郭台铭参选2020,韩挟着自己在基层的人气半路杀出把计划打乱,同时导致郭台铭退出国民党,党内出现严重裂痕。

  那些投票给韩国瑜的中间派和绿营选民,有很多人感到被抛弃,自己的期望被辜负,对韩由爱转恨。绿营自然紧抓这点不放,紧密围绕“落跑市长”这个把柄大做文章,起到了强大的舆论效果。

  2020年1月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结果证明,韩国瑜在高雄只拿到61万票,比他参选市长时少了28万票,足以说明“落跑市长”一事对他伤害有多大。就连很多亲蓝营的媒体都认为,“落跑市长”是他“大选”失败的主因。在其他县市,也有很多人对韩的“落跑”倍感失望,由粉转路。

被市长选举大胜冲昏头脑,韩的几大失误

  事实证明,韩国瑜急于在2020年跳出来参加“大选”极不明智,原因如下:一、现任领导人竞选连任,天然带有优势,一般很少失败;二、岛内外政治和民意环境不利于蓝营竞选;三、在绿营老巢就职六个月就违背承诺参加大选,对个人和政党的声誉损害极大;四、得罪国民党的大金主郭台铭,导致郭退党,国民党分裂;五、大选若失败,“西瓜会丢芝麻也会丢”,风险板高,同时会把自己的人气和元气过早耗尽。

  相反,若韩做满四年市长任期,再谋求大位,反而更有希望。他在高雄市长任上多少做出点成绩,可作为参加大选的资本,在台湾当县市长,弄出点政绩并不难。

  2020年反正是赢不了的大选,还不如让郭台铭出来“爽一把”,让郭台铭欠下他一个大人情,无论对韩的市长任期还是韩参加2024年大选,郭台铭的名望和资本皆可为韩所用。

  到2024年,绿营人气最高的蔡英文完成两届任期,不能再参选,韩国瑜以蓝营、中间派里人气最高者去对阵绿营中二流选手,胜算很大,甚至能拉到很多浅绿选票。而且到时候,很多中间派选民从政党轮替角度考量,也不会再投民进党。

  韩国瑜走的是岛内传统草根型政治人物的路数,即和基层民众勾肩搭背,一起喝酒、说粗话,这种亲民的形象很快吸纳了大批“韩粉”,但也让蓝营中的精英人群对其略有微词。

  在社群媒体已成为岛内民众主要获取信息和交流渠道的今天,韩的这种政治形象很容易被绿营恶搞成草包、小丑。

  韩国瑜赢得高雄市长仅半年后,在绿营的全面舆论控制下,岛内连小学生都必须公开嘲弄韩国瑜,否则就会被同学霸凌;各大学的重要典礼上,民进党培养的学生会干部公然辱骂韩,却赢得台下学生的阵阵喝彩。韩圉瑜迅速被绿营钉死在草包、小丑的位置上,而这些都发生在韩国瑜宣布参加2020年台领导人选举之前。

  对此,韩国瑜、国民党以及岛内仅有的一两家亲蓝营媒体,并没有对绿营铺天盖地的丑化和抹黑做出有力反击和制衡,或是一味坚持其市长选举时的“爱与包容”,或是充斥着让中间选民无法接受的“造神”吹捧,这让韩的支持者意志消沉,让中间选民唯恐避之不及,更让绿营变本加厉。不到半年时间,韩国瑜的形象就已大不如前。

  不能团结国民党和亲蓝营势力,也是韩国瑜注定失败的一大原因。

  当选高雄市长后,韩国瑜没能处理好帮助其胜选的台前立法机构负责人王金平等高雄本地派系的利益分配关系,导致与,他们反目成仇;没能满足蓝营各大老在高雄安插人员等利益要求,让大老们不满;过分倚重中天系媒体,让其他亲蓝营媒体利益严重受损,失去了媒体和舆论界的支持;参选2020,打乱了党内既有利益格局和接班梯队,又不能及时分配利益、弥合裂痕,其和党内高层几乎是零交流,以至于在大选期间国民党和韩团队各自为战,甚至互相攻击;与新北市长侯友谊等党内政治新星的“瑜亮情节”,等等,这些都使得韩陷入空前孤立的境地。

  但韩国瑜被此前的胜利和成功冲得头脑发热,也被“韩粉“、特定媒体和身边人捧得过高,致使他不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丧失了对形势的理陛判断。他不仅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国民党在高雄刚开始逆转的势头也烟消云散,未来要再出头难于登天,实在令人惋惜。

  大选失败后韩国瑜返回高雄市政府上班,明显丢失了以往的锐气,虽然没有言语上的表态,他内心一定相当懊悔参加大选的决定,但为时已晚。

  面对败选后民进党主导的罢韩汹涌来袭,他只是强调防疫及市政优先,始终不对罢韩议题做出正面回应,也没有大力宣扬其市长任内的政绩做好舆论平衡,妄图通过单边冷处理降低民进党志在必得的罢免行动。

  结果进入5月份,罢韩势头实在太猛,他不得不在脸书上泛泪请支持者“监票不投票”,并在市议会“为参加大选请假3个月公开道歉”。这一切当然不被绿营领情,绿营议员讥讽他是“鳄鱼的眼泪”,指责他的道歉来得太晚,而且已经没有用。

  作为VIP级“韩粉”的著名作家琼瑶阿姨曾写过一篇深情款款的文章,开篇这么写道:“他(韩国瑜)说,政治人物有三种人,一种是英雄,一种是枭雄,一种是狗熊!接着他解释这三种人的不同。我看着他坚毅的眼神,听着他慷慨激昂的声音,心想,怎么这样巧?我正在写一篇《英雄——韩国瑜》,却听到了他自我的肯定。我力了他的肯定,更加感动,更加振奋。”

  在旁观者看来,韩国瑜从英雄到枭雄再到狗熊的路程,实在太过短暂,太过迅速!

  输掉大选,韩国瑜已经从巅峰跌到谷底,这次丢掉高雄市长职务,又从谷底堕入地狱。韩国瑜未来将做什么,目前不知道,铁杆“韩粉”还会继续粉韩,但“韩流”作为一种政治现象,可能将从台湾政治舞台上消失。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