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韩令”虚与实

韩国国防部发言人文尚均在1月1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国防部和乐天集团有可能推迟签署有关“萨德”反导系统部署的土地置换协议。如果用地互换合约不断推迟,韩美截至今年夏天部署“萨德”的计划很可能陷入僵局。

自去年7月韩国宣布确定“萨德”部署地之后,位于庆尚北道的星洲高尔夫球场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政府将以军事用途为由与土地所有者乐天集团交换等值地皮。

然而,乐天在之后的谈判中表现出消极态度。韩媒分析称,在中国开展很多项目的乐天方面不得不对协商采取消极态度。再加上在野党圈对部署“萨德”表现出否定立场,乐天似乎考虑到了总统弹劾审判结果可能导致提前大选的情况。韩联社援引一名乐天高层官员的话说:“我们的确就像三明治一样被夹在作为韩国企业的角色、中韩关系以及可能的经济损失之间。”

和乐天集团一样,近期韩国诸多企业在中韩关系的夹层中战战兢兢。然而,也有不少中韩人士认为,中国所谓的“限韩令”,很可能并无太多政治背景,只是中国短期内实行的贸易保护政策而已。“韩国相关产业出现负增长或受到负面影响的情况是多重因素综合在一起的结果,很难说是由所谓的‘限韩令’带来的直接影响。”吉林社科院的一位不具名学者向《凤凰周刊》表示。

2016年3月4日,韩国首尔,为讨论驻韩美军部署“萨德”系统事宜,韩美成立联合工作组。图为联合工作组的韩方首席代表、国防部政策企划官张庆洙少将(右二)与美方首席代表、韩美联合司令部企划参谋本部长罗伯特·海德伦德少将(左三)在韩国国防部举行会谈。

“韩流”魅力依旧

自去年8月以来,关于“限韩令”的种种传闻在中韩两国间闹得沸沸扬扬。近日,台湾媒体再次爆出“限韩令”又有新动作。

据台媒报道,近期在中国国内拥有超高人气的两位韩国明星代言的手机广告被突然撤下,并更换了内地的代言人。有消息指,涉及韩国明星的广告,一律不可出现。去年11月,网上曝光了某卫视内部通知截图,称韩剧、韩片、根据韩国影视改编的作品一律禁播。已拿到批文的、引进韩国模式的国内自制综艺不在此限。台媒称,据某卫视相关人士透露,此次通知的所有细则不仅针对卫视,也包含网络平台。这似乎让此前风声四起的“限韩令”被坐实。

然而真的有“限韩令”吗?去年12月21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就此回应:没听说所谓的“限韩令”,并再次强调了坚决反对部署“萨德”的态度。这番回应却被韩国解读为,中国侧面回应了“限韩令”与“萨德”有关。

由于中国是韩国文化产业和旅游业的金主,自去年7月宣布部署“萨德”之后,韩方一直密切关注中方的态度。但在传出第二波“限韩令”之时,韩国的态度比早前强硬很多。韩国外长就部署“萨德”表态说:不在乎“限韩令”,并称不要高估“限韩令”。韩国代总统黄教安则一直坚称:出于国家安全上的考虑,应尽快部署“萨德”。

韩国政府态度的转变,与政府看到的“大数据”相关。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和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日前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2016年韩国内容产业的销售额达105.2万亿韩元,同比增长5.7%。其中,内容产业出口额同比增长8.3%,达63.1亿美元。

韩国专家自信表态说,虽然有所谓的“限韩令”,但是中国民间对于“韩流”的消费并没有减少,“韩流”的热潮并没有因此退却。2016年底热播的韩剧《鬼怪》和《蓝色大海的传说》仍在中国国内拥有超高人气,并成为社交网站的关注话题。

从百度指数来看,自去年8月实施所谓“限韩令”以来,百度上搜索关键字“韩剧”的指数与2016年其他月份没有太大差别。8月到12月平均值一直维持在26207点左右,而美剧的指数是14653点,日剧为4909点,韩剧在各国电视剧搜索指数中遥遥领先。韩国高丽大学韩流研究所一位研究员指出,“韩流”热潮在中国短时间内不会降温,现有文化内容的人气也不会减。

上述吉林社科院的学者则向本刊指出,所谓的“限韩令”是韩媒过分炒作的结果。“中方没有正式出台相关规定,也对此进行了回应,为何韩国还是觉得受到很大影响?这主要因为韩国经济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性太高,对任何风吹草动都极其敏感。”

2016年3月28日,韩国仁川,4500多名中国游客在仁川一公园参加炸鸡啤酒派对。600米长的路面摆满了餐桌,桌上摆着炸鸡、啤酒。

反制措施或为贸易保护

相比于娱乐产业,旅游产业的日子似乎更难过。今年春节期间,中国赴韩旅游中国团体游客人数大幅减少,游客减幅据称在20%-50%左右。韩国的总体排名更是跌落到中国出境游榜单的第7名。据韩国业界消息,地中海航运公司决定削减1-2月从天津出发经停韩国的3个邮轮班次,改停日本。韩联社还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话称,中国政府以根治低价团为由,要求旅行社在去年11月至今年4月间将赴韩游客人数削减两成。

“‘限韩令’是否真的存在不是最重要的问题,韩国需要思考的是,如果部署‘萨德’的决定被撤回后,中国是否会撤回所谓‘限韩令’?还是未来出现类似情况后,中国随时有可能再拿出这张王牌?更重要的是,‘限韩令’和‘萨德’很可能是两个分开的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国访华学者向《凤凰周刊》解释说,目前全球进入低利率时代,特别是美国迎来特朗普时代,特朗普反复强调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多边协议的反对,并上任伊始就宣布退出TPP。这意味着,将来美国等发达国家都会加强对本国的贸易保护,这股趋势也同样会扩散到中国。

“目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中国的出口增长率出现放缓局面,企业贷款不断增加,所谓的‘限韩令’可能只是中国保护本土产业非关税壁垒的重要一环。”上述韩国学者称。

亦有一些韩国学者认为,不应过度解读“限韩令”带来的影响。在他们看来,“限韩令”对于韩国来说,可能成为文化产业结构调整和改革、提升文化产业竞争力的一次契机,以改变长期以来韩国文化产业对中国市场过度依赖的现状。有分析称,韩国应通过“限韩令”,探索“后中国时代”韩国文化产业的发展方向,创造出更多的优秀产品和有影响力的内容,以“杀手级”的产品打开世界市场。

“东盟有6.37亿的巨大市场,或许可以代替或填补经济增长放缓中的中国市场的空缺。韩国应该增加全球性项目,挖掘东南亚、印度以及其他地区的市场潜力,并向欧洲和美洲等新兴市场进军,进行全球化多边战略。”上述韩国驻华记者向《凤凰周刊》评价道。

软实力发展的分水岭?

在亚洲,文化产业发达的日本和韩国都曾实行过“限某令”。

1998年之前,韩国一直实行所谓的“限日令”,限制日本大众文化进入韩国。韩政府禁止日剧在传播影响力较大、较广的无线电视及收音机上播出。此外,韩国曾为保护本国电影产业的发展,在国内实行电影配额制,比如强制规定电影院每年、每厅须上映满 146 天的本土电影。电视台须播放一定比例的国产电影。此类强制措施直到金大中任总统时期才被改变。此后,韩国逐渐开放市场让日本电影、电视剧进入韩国。

与之对应,日本也曾实行过“限韩令”。2006年前日本一直是韩剧的第二大市场,但随着2012年韩国和日本之间的独岛(日本称竹岛)主权争议爆发,对抗立刻由政治蔓延至文化层面,日本政界提出抵制“韩流”。

近年来一波波“韩流”袭来,韩国相关产业快速、大量地涌入中国市场,出现了部分管理缺失和市场运行不规范等问题,同时也给中国本土文化产业的发展造成负面影响。韩国艺人在中国捞金快、赚钱容易似乎成为韩国演艺圈的共识。某位来华参加歌唱比赛的韩国艺人曾在韩国综艺节目上公开爆料:在中国出场费是韩国的100倍。去年,某位韩剧男主角来中国参加节目10分钟的出场费高达千万人民币。

由于韩国综艺受到热捧,内地不少电视台“一窝蜂”式地盲目引进韩国节目。近年来,内地电视台热播的大部分真人秀节目都是以韩国节目为基础的。有国内电视人称:韩国市场上的真人秀节目基本已经被中国的制播机构用光了。这也导致一些节目制作商只看中韩星身份,不注重演员演技和节目内容设置,产生了很多粗制滥造的韩星参演节目。一段时期以来,韩国演艺圈甚至出现“在国内混不下去、过气的明星,只要来中国发展就能轻松捞金”的言论。

模仿先进、从引进到创新,是每一个行业都必须遵循的发展规律。韩国的电视工业也是从较低水平开始起步,并曾向欧美电视工业学习。在引进欧美节目的过程中,迅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培育出了一批为“韩流”打天下的电视制作人。但如果中国只是大批引进韩国节目之后,一味地模仿而非创新,韩国将可能垄断中国电视节目的“创新权”。

由此来看,此次“限韩令”纷争很可能成为中韩软实力发展的分水岭——这段时期,中国或可借此机会规范市场,汲取韩国的先进模式,为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带来革新;与此同时,韩国能否借此调整对华过度依赖的发展模式,让“韩流”持续风靡同样令人期待。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