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为何敢于卷入“萨德”风波?

对于在商言商的乐天集团来说,它有没有受到来自韩国政府的压力不得而知,但其一定考虑到了,如果不答应换地协议,可能会永远失去国内市场,这对于韩国企业来说更为致命。

选择妥协并向韩国政府提供“萨德”部署用地的韩国乐天集团,成为当下中韩两国舆论的焦点。韩国《京乡新闻》3月2日的头条标题是,“乐天为‘萨德’入韩供地后在华遭抵制。”

稍早前的2月28日,乐天集团与韩国国防部正式签署让地协议,根据协议,乐天将向国防部出让所属的星州高尔夫球场,国防部则将位于韩国京畿道东北部南杨州市的一块军用地转让给乐天。

一夜之间,深受中国游客喜爱的韩国乐天免税店所属的乐天集团成为众矢之的,中国国内一场关于抵制乐天的行为愈演愈烈。

中国为乐天撑起“半边天”

自2月26日开始,当签署协议的消息传出后,吉林省有民众拉起横幅呼吁:“乐天支持萨德,马上×出中国。”随后,接连有地区出现抵制购买乐天物品的行为。28日,部分与乐天合作的网购平台突然关闭。同日,乐天中国官网瘫痪,乐天免税店官方微博下方出现超过22000条关于抵制乐天的留言。中国官方媒体强硬发声:“这样的乐天,中国不欢迎!”

自1994年进入中国,曾为中国赴韩游客必去的乐天,正遭遇史上最大危机。

乐天集团内部在2月27日召开理事会决定为“萨德”供地后风声鹤唳,有报道称,集团向员工下达“缄口令”。有记者想电话确认时,乐天相关人士称,由于担心言语上的差池,无法回答与“萨德”相关的问题。

一直以来,中国市场都是乐天最为重视的海外市场。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后,中国消费者可谓为乐天撑起了“半边天”。作为韩国第五大财团的乐天集团在中国拥有24家分公司,中国国内员工超过2万人,在中国有120家商场(5家百货、99家小型超市、16家大型超市)。另外,乐天旗下的部分产业,包括乐天七星饮料、乐天制果、乐天食品等都在中国建厂,其商场、食品、化学等产业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3兆2000亿韩元(约193亿元人民币)。

庞大的中国业务网,使得乐天在决定为部署“萨德”供地后,立刻受到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一位来自乐天的消息人士称:我们非常担心未来出现严重损失,除了经济损失外,更害怕这场抵制行动发展成像2012年反日游行一样,产生暴力冲突。

一位了解乐天情况的韩方匿名人士告诉《凤凰周刊》,乐天原本有撤销换地协议的想法,但由于某些原因没有实行。

事实上,乐天从一开始并没有对置换土地表现出积极主动的态度。今年1月,乐天集团曾推迟了与国防部签署协议的计划。有分析称,乐天考虑到即将而来的总统大选可能成为部署“萨德”的最大变数,而有意拖延。

乐天集团最终决策的原因令人揣测。在中国投资额超过10兆韩元(约600亿元人民币)的乐天集团,为何下定决心为韩国政府背起“萨德”这个“黑锅”?

欲为经营不善找退路?

“乐天明知会给企业带来危害还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此举背后存在与政府的利益交换。”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政策委员会首席副代表洪益标2月28日称。

从2015年开始,跨韩日两国的乐天集团频频曝出负面新闻。家族两兄弟因家族继承权问题,深陷“争夺企业经营权”纷争。2014年兄长辛东主卸任日本乐天董事,因部分事业项目失败,被父亲辛格浩“流放”;弟弟辛东彬则抓住此机会“试图掌握日本乐天的经营权”,并更换日本乐天控股公司董事,实现一人掌权体制。随后,辛东主一派进行回击,不断找出对弟弟掌权不利的证据。之后,辛东主在父亲支持下宣布解除弟弟的职务,而有“财界大鳄”之称的辛东彬辣手反击,反把父亲从控股公司开除。随后,兄弟两人耍手段控制庞大商业帝国的负面形象接连出现在韩媒头条。

这场继承者之争中透露出一个重要消息,辛东主击败辛东彬的关键是:兄长向父亲揭发了弟弟辛东彬曾向父亲隐瞒中国项目损失1万亿韩元之事。这件事导致父亲对辛东彬大发雷霆。不过一名乐天高管反驳说,赤字额实为3200亿韩元。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企业经营评估机构CEO Score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4年,乐天集团中国和香港法人累计亏损达1.151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1亿元)。从各年度来看,2011年亏损927亿韩元,2012年亏损2508亿韩元,2013年亏损2270亿韩元,2014年亏损5808亿韩元,亏损规模不断扩大。

据一位消息人士称,早在乐天集团宣布为“萨德”部署供地之前,乐天就因经营不善,考虑在中国进行战略调整。

“连年不断的赤字和亏损,让乐天集团早就考虑过想要撤出部分在华业务,‘萨德’的相关制裁肯定会给它带来部分经济损失,但也为乐天提供了机会——让它在削减中国市场份额时,不是作为‘残兵败将’归国,而可以借口在中国遭遇了不正当待遇而无可奈何地撤出。”上述了解乐天内部情况的人士告诉《凤凰周刊》。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包括乐天掌门人辛东彬在内的5名家族成员被检方以涉嫌贪污巨款、渎职和筹集秘密资金起诉。整个家庭的涉案金额达到3755亿韩元(约合22.5亿人民币)。此案去年6月在韩国国内造成巨大轰动,韩媒称整个财阀家族遭到起诉实属罕见,被称为近年韩国最大的一起腐败调查案。然而就在案件调查进入高潮时,乐天集团副董事长辛东彬的助手李仁源在接受询问的前一天自杀身亡,调查指控在去年8月一度暂停。

此后,乐天集团因手足斗争、涉嫌贪污巨款、高管自杀等负面新闻迅速引爆民众的反感情绪,企业形象遭受极大打击。

2017年3月1日,天津,夜色中的乐天百货东马路店。该店隶属于韩国乐天集团乐天购物株式会社,是乐天集团在中国的首家独立运营的高端百货店。

趁机向民众体现爱国之情

“此次的抵制乐天事件,似乎让乐天的企业形象在一夜间被扭转,它突然变成了为国家利益牺牲的民族英雄。”该匿名人士说。

近日,在韩国媒体大量报道了乐天在中国遭遇“不公正待遇”的情况下,乐天在韩国国内获得一片同情和鼓励。

“5000万韩国同胞欠乐天集团一份巨大的人情,它为了国民和国家的安全利益,遭受了巨大的困难,黄教安代理总统应该出面解决乐天在外受到的来自中方的压力。”不少韩国时评员如此写道。类似关于“乐天选择为国‘献身’”的言论频频出现在媒体上。

乐天签订换地协议当日,有韩媒称,这对乐天集团来说可能是“悲喜交加”的一天。喜从何来?乐天终于在这天松了一口气。2月28日,由于代理总统黄教安拒绝延长特检组对于“亲信干政”事件的调查期限,这意味着特检组对于涉案的乐天集团的正式调查在这一天结束了。曾遭到控诉的乐天集团掌门人辛东彬没有像三星副总裁李在镕一样遭到逮捕。

此前,乐天集团和SK两大财团遭到调查,它们涉嫌向总统闺蜜崔顺实实际控制的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捐赠111亿韩元和49亿韩元,检方怀疑乐天和SK以此为代价换取在首尔市区的免税经营权。

“辛东彬不被逮捕,对整个乐天集团来说应该是最值得庆祝的事,控告可能使得这个年收入过百万亿韩元的超级集团面临无主的状态,现在这样的危机暂时消除了。”上述匿名人士告诉本刊。

另一件对于乐天集团来说的好处可能是,他们终于在此次置地事件中有机会展现自己的爱国之情。一直以来,很多韩国民众认为乐天根本不是韩国企业而是日本企业。其原因是韩国乐天集团的最大股东是驻日企业,名为“日本乐天控股株式会社”。企业机构被曝光后,乐天受到大量指责,有韩国国民认为辛家凭借在日韩国人的身份免去了很多在韩国的义务,把在韩国赚取的财富输送至日本。

乐天集团与日本的渊源由来已久,乐天集团的创立人辛格浩是一位日本籍韩国人,乐天的第一家公司也是在日本东京建立。1965年韩日建交后,辛格浩回到韩国发展,随后领域不断拓展,发展成为韩国第5大财阀。辛格浩两子辛东主、辛东彬均出生在日本,后来回韩国发展。不少韩国人认为,辛家人说韩语“带有口音”,不如说日语来得“流利地道”。日本媒体在提到辛家人时,用的都是他们的日语名字,例如重光武雄(辛格浩)、重光宏之(辛东主)、重光昭夫(辛东彬)。

去年12月韩国国会对“闺蜜门”的听证会上,有国会议员公开质问乐天集团掌门辛东彬:“乐天是韩国企业还是日本企业?”辛当场强调:“乐天是韩国企业”!

但由于乐天企业结构的根本性问题,辛东彬强调的民族企业身份并未得到全体国民的认可。而当乐天在海外遭遇抵制事件,突然让很多国民在强烈的民族情绪面前张开双臂拥抱这个血液不纯的本国企业。

抓住背后那只真正的“老虎”

对于在商言商的乐天集团来说,它有没有受到来自韩国政府的压力不得而知,“但乐天一定考虑到了,如果不答应换地协议,可能不会失去中国市场,却会永远失去国内市场,这对于韩国企业来说更为致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国资深政治记者告诉《凤凰周刊》。

随着置地互换协议的签订,乐天似乎为部署“萨德”铺平了道路。但仍有专家认为,乐天并不是真正的推手。“近期以来韩国国内陷入政局混乱,当两党都将主要精力集中在总统问题上时,国防部却在持续推进部署‘萨德’。要知道,国防部中亲美势力强大,我们认为,美国才是真正的幕后操手。”一位韩国学者向《凤凰周刊》解释说。

上述韩国记者则认为,尽管乐天集团与国防部签订换地协议,但在下届总统当选之后,如果对于部署“萨德”持否定态度,仍然可能撤销部署计划。在此之前,中韩两国不该因目前的局势陷入不理性的对抗。

“萨德”问题,成为中韩建交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对于韩国国民来说,“萨德”是涉及国家安保和国民安全的重要问题,而对中国来说同样重要和敏感。由此产生的诸多问题,实际反映出中韩两国在深层次的互信不够,在涉及重大的安全议题上双方没有达成共识,反而让别国钻了空子。官方新华社刊文称:“为虎作伥的乐天,中国不欢迎!”而在部署“萨德”背后,我们应该抓住那只真正的“老虎”。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7年第7期总第608期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