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残疾按摩师“反杀”案二审宣判:驳回上诉 维持原判

辽宁抚顺残疾按摩师于海义反杀强行入室男子致其死亡一审获刑4年。于海义与家属认为是正当防卫不服判决上诉。910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二审宣判,驳回上诉 维持原判。

于海义姐姐表示,于海义和家人均不服法院判决,将向法院申诉。

三年前,一名醉酒男子深夜强行进入店内,被于海义用折叠刀刺伤。于海义将男子送医,但其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10月29日,于海义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法院认为其防卫过当。于海义及其家人认为,于海义身患残疾,用折叠刀刺伤强行破门而入的顾客应属正当防卫,且在刺伤男子后,将其送往医院救治。

因不服法院判决,于海义及其家人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今年720日,该案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第10提审室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

男子深夜强闯足疗店被刺死

2018918207分,位于抚顺市新抚区五道街的炫驿足道休闲馆已经闭店一个多小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惊醒了在足疗店一楼睡觉的按摩师于海义。他走到门口透过玻璃门认出敲门的人是52岁的罗昆。于海义曾给罗昆做过几次足疗,有些面熟,他感觉罗昆好像喝了些酒。 

罗昆一边喊着开门一边用力敲门,只穿平角内裤、赤裸上身的于海义向罗昆解释说“关业了,不营业了”。罗昆态度强硬地说,“告诉你赶紧给我开门,我要做按摩”。于海义再次解释说“我没有钥匙,开不了门”后,罗昆开始骂人,并说“赶紧给我开门,不开门就弄死你”。于海义回绝道“开不了,我没有钥匙”。

炫驿足道休闲馆的玻璃门是用锁链从室内门把手中间穿过后上的锁,并不牢靠。于海义回到店内取出一把折叠水果刀。此时,罗昆已进入店内,开始推于海义,两人互相推搡过程中撞倒了大厅门口的灯箱。

因光线较暗,于海义隐约感觉罗昆手里拿着一个类似砖头的四方形东西想拍他。但还没等罗昆拍到于海义,于海义右手拿着的折叠刀已捅向了罗昆的肚子。罗昆随后倒地。

于海义找来一块白布绑在罗昆肚子上,叫另一名女按摩师打了120急救电话。急救车赶到后,他和另一名男按摩师随同救护人员一起前往抚顺市矿务局医院。其间,于海义曾向医生询问罗昆情况,医生说患者很大概率救不活。

随后,于海义带着折叠刀去了父亲墓前,想结束自己的生命。自杀前,他给17岁的儿子打了电话做最后告别,儿子劝他自首。当天上午930分左右,于海义前往派出所自首。

遗憾的是,罗昆最终未能抢救过来。后经鉴定,罗昆系被带刃刺器刺中上腹部造成肠系膜动脉断裂大失血而死亡。

防卫过当之争

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海义于202091817时被警方刑事拘留,羁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

20201029日,于海义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赔偿死者家属经济损失3.5万元。案件审理期间,法院曾3次延长审理期限。

法院认为,被害人罗昆于凌晨二时许,不顾于海义劝阻用力推拽已经打烊的足疗店大门,强行进入一楼门厅,于海义针对正在实施的不法侵害,持刀攮刺罗昆腹部一刀,并致被害人死亡。于海义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于海义辩护人曾提出被害人罗昆采取强行破门方式入户,属于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于海义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不属于防卫过当。法院则认为,被害人强行进入的足疗休闲馆为经营场所,并非住宅,且被害人罗昆没有携带任何凶器,也没有与于海义有身体接触。于海义已认出罗昆是曾到足疗店消费过的顾客,在被害人进入门厅时,于海义并非面临严重不法侵害,却持尖刀捅刺罗昆腹部,其防卫行为并非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须,且造成了被害人罗昆死亡的后果,行为明显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罗昆死亡的严重后果,属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

“深夜在不允许进入店内的情况下,辱骂、暴力破锁强行进入室内。防卫过程中我弟弟只捅了对方一刀,并且之后还将人送到了医院。”于海义姐姐说。因不服法院判决,于海义及其家人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今年720日,该案在抚顺市看守所第10提审室开庭审理。但因没有备齐手续,于海义家人未能进入庭审现场,只能在看守所外等候。

    于海义的律师、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认为,被害人以强行破门的方式进入室内,是严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于海义持刀反击,属于无限防卫权,不需负刑事责任。另外,被害人强行进入足疗店,已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于海义的行为应属正当防卫。并且该案在一审时,并没有对于海义的救人行为做出量刑裁定。

“半路出家”的残疾按摩师

“我儿子快回来了。”最近几天,73岁的张贵荣越加频繁地向家人念叨着看守所里的儿子于海义,她期盼儿子能早日回到家中。于海义的姐姐准备好了新衣服和鞋,希望弟弟回来后换上,寓意新的开始。

张贵荣最惦记的,就是小儿子于海义。于海义在家中排行老三,其上还有哥哥和姐姐。于海义出事后,张贵荣只在法院一审开庭时看见过一次儿子,此后再没见过,也没通过电话。身为母亲,她最担心的是儿子的身体状况。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签发的残疾人证显示,于海义为肢体残疾人,残疾等级为四级。于海义的残疾源于2014113日晚一场严重车祸,造成他锁骨、髌骨、骨盆等13处部位骨折。经治疗,于海义虽然保住了生命,但落下了终身残疾。

    于海义逐渐康复后,还因车祸后的复发症做过几次手术。所幸,车祸后的于海义除了步行缓慢,偶有身体疼痛仍需药物维持以外,在生活上完全能够自理。

2017年,于海义试着开始找工作。他在停车场做过收费管理员,在水果店卖过水果,但因为身体上的不适和疼痛,没做多久只能辞职不干。

为了不给家里增添负担,还清之前因为治病欠下的外债,于海义决定去学习足疗。经过近一年学习后,经人介绍,于海义开始在炫驿足道休闲馆工作。那段时间,于海义每天中午12点工作到晚上12点,因为离家较远,也为了多赚些钱,他很少回家,吃住都在店里。

于海义姐姐还记得,弟弟那时工作很辛苦,都是绩效工资,虽然赚的不多,但每个月都会给她500元钱。

于海义出事时,他儿子只有17岁,差一年中职毕业,受到父亲事情影响后无心继续读书,只好出门打工。据于海义姐姐介绍,她侄子目前在沈阳市的一家餐馆打工,孩子曾告诉她,希望靠自己攒一些钱后,可以继续上学完成学业。 

(文中人物罗昆、张贵荣为化名)

1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